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琴的博客

http://lanjiaxie.blog.163.com

 
 
 

日志

 
 

《寻找夹缬》:生命从黄檀硐改写  

2011-09-16 16:0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陵  

来源:光明网-读书频道  2011-09-14 12:04:45

http://books.gmw.cn/2011-09/14/content_2632765.htm

 

张琴这些年都忙什么呢?读了《寻找夹缬》,才知道她应中华百工丛书编者之约,撰写了十年学术回顾。她离开风风火火的记者生涯,一个人去了北京,希望筹办以蓝夹缬为主题的中国印染博物馆。记者与学者的区别在哪里呢?记者的职业特点就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像张琴那样,揪住她的“破布片”死死不放,这决非记者的事。

重大变局需要慧心与勇气,个人亦然。新纪五年,张琴移居北京,加入北漂队伍。一家名气颇大的杂志社委以大陆副主编的身份,完成蓝夹缬一书的编辑整理。但令人失望的是蓝夹缬课题要等到五年后才能考虑,而张琴是个急性子,她等不到五年后再去考虑。张琴说,我出生的年代正是中国工艺史上空前绝后的分水岭,传承了数千年的手工艺被大规模工业生产永远地驱逐了。商业社会取代了小农社会,村落经济连根拔起,中国社会转型在即。张琴的童年与少年沐浴了村落社会最后的余光。

张琴已届不惑之年了,三十岁那年就名闻遐迩。她在媒体,为挖掘乡土遗珍,发表了好多田野考察记录,常被《南方周末》地理版和《中国国家地理》转载。我们知道,民间工艺采访,难度有多大?有的工艺已随大工业时代到来而迅速消逝,手艺也已失传,艺人们歇业改行,迁居它乡,有的则早已离开人世。尚存一息生命的活态工艺品种只能到偏僻的乡村寻找,它默默无闻自生自灭。传承人认不得几个字,全凭丁点记忆。谈话、记录、整理就很吃力。有时为记录几行字,须整天在山间爬行。到了目的地,天已全黑,吃住都成问题。八年前我曾读她的《乡土温州》,很为她的精神所打动。楠溪江源头,“永嘉与仙居交界的地方,山高林密坡陡,蒿草长得有人那么高,别说豺狼和野猪出没了。我对照永嘉地图,寻找每一个山村,每一条溪流。”海边等候黑嘴鸥。“昼行夜伏,在梅头在天河在灵崐在清江的乐清湾,一次次的寻找与等候。

零下四摄氏度的滩涂,黑嘴鸥终于闪现了。它那精灵般身影刚刚落地,就匆匆飞走了”。在洞头的大门、元觉、北岙,在乐清的大荆、仙溪、智仁、湖雾,在台州的楚门、坎门、皤滩,“为调查浙南蓝夹缬的分布,我经常搭乘乡间大篷车,每隔几公里就下来做个记录,口问手记脚量,夜以继日的奔波却给我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她采访的浙南夹缬戏文图典在温州都市报上连载八期,声名远播。江苏的一家蓝印花布博物馆就是根据这部图典征集和收藏作品的。该省的另外一家蓝印花布博物馆则复制了蓝夹缬花版。她还为河北魏县的蓝印花布博物馆牵线搭桥,介绍学习乐清的靛青染色技艺。“收藏的目的是研究,而研究的最终目的是服务社会,这是文化工作的必然取向”。张琴这样认为。

张琴善于学习,田野调查就是她的课堂。不是科班出身的她,捧着费孝通的社会学著作潜心琢磨了两年,琢磨不透的问题就在工作接待中细微观察、学习,领悟到自己“久久徘徊在门外,水平难以提高”的原因,“其实不过是缺乏手工艺调查的常识,即基本训练而已”。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汉声的《夹缬》专辑蜚声国际,她却从中解剖出不足,从而确立了自己的方向。

黄檀硐。蓝夹缬。十年寻找路,艰辛而传奇。中科院研究员华觉明这样评价张琴,“我国的夹缬在古代是彩色的,材质多为丝织物。棉布推广后,夹缬从彩色改为蓝色,并多以戏曲作纹样流传于东南地区。张琴从工艺的角度出发,在五年田野调查和数千件实物的基础上,将夹缬划分为古典和传统两个阶段,最早提出蓝夹缬概念,为学术界公认。这是她对中国印染史研究的重要贡献”。张琴无疑是蓝夹缬的命名人。张琴的生命从黄檀硐开始改写。黄檀硐是张琴的福地,而张琴之于黄檀硐,也正如赵瑞椿之于永嘉林坑,阮仪三之于江苏周庄,吴冠中之于云南丽江。何况张琴当时还只是三十出头的纤纤弱女。我不得不佩服她的职业敏感和对文化资源的开掘能力。

荀子说,“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三千年前的中国科技史料也有人工种植蓝草和专职染工的记载。北魏贾思勰的《齐民要术》还详尽介绍了种蓝制靛的方法。张琴开列了八种色彩的植物染料,三原色、三间色、复色。三原色中的红色有红花、茜草、苏木、玫瑰,黄色有槐花、黄栌、黄檗、栀子、姜黄、地黄、郁金、荩草、栲皮;蓝色有山蓝、蓼蓝、木蓝、菘蓝。三间色中的绿色有冻绿,紫色有紫草。复色中的灰色有五倍子、百药、秦皮,褐色有薯莨、棕榈籽、黄栌木、荆叶、茶叶,黑色有皂斗、五倍子、栗壳、桕子叶等。丰富的植物染料基本囊括了自然界的所有色彩。

任何研究方向的选择都靠个人秉性。蓝夹缬,一个小小的选题,竟然做成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张琴在大量调查积累的基础上,驾重就轻,如数家珍。她说凭直觉,自己走这条路没错。她放弃了虚幻文字,也放弃了浅表文章,专攻百工技艺。从蓝夹缬的田野调查到实物收集,从历史流变到遗迹分布,从工艺特点到分类命名,从风格分析到断代考证,从蓝草种植到染料靛青,从浮泛写作到平实叙事,她走了一条返朴归真的路。“每个生命来到人间,都负有自己的使命。那么蓝夹缬,是否就是我今生的使命”?离开温州六年了,她已是中国蓝夹缬领域举足轻重的人物。而“张琴的那块破布片到底什么时候完”却还在我耳边响个不停。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