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琴的博客

http://lanjiaxie.blog.163.com

 
 
 

日志

 
 

《寻找夹缬》节选之一:邂逅地理热  

2011-07-17 22:4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在媒体的日子

第一节   邂逅地理热

 

我去《温州人》杂志社做记者,开始于20003月。这是一本综合性的新闻杂志,社会报道是主打板块,文化、经济有涉及,但偏弱。那时候南方周末的社会栏目如日中天,在媒体中有着很大的影响力。我曾经朝着这个方向,作了不少类似报导,既有被忽视的社会“冰点”,又有正受关注的新闻“热点”。但是现实很快就让我明白,记者的这些努力,很难看到该有的结果,基本上是做着无用的纸上功而已。

从本质上讲,我只是一个比较讲良心的文化人,我不是斗士,缺乏孤独战士的无畏和毅力。我调整了方向,在地方文化老人里挖掘陈年旧事,如台湾作家琦君(当时还健在)、灵隐寺住持木鱼法师(当时还健在)等。我对资料的敏感,以及对文字的把握,使这批报道很快就在当地引起关注。但是这种文章不需要吸收新鲜学科的知识,相对缺乏挑战性,做了几期就让我兴味索然了。

当时古村落热、地理热,正在全国范围里掀起。楠溪江两岸的老房子,吸引着陈志华先生、李玉祥先生等,不停地往温州跑。我的同事还为此专门飞了一趟北京,给他们做一期专访。这篇专访发表后,题目之大、内容之贫乏,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仔细揣摩着这个落差,设法找到相关的书籍(当时温州买书很困难),一番对比思考后,觉得这是一个新空间,可以试一试。

古村落在我面前拉开了一个地方媒体几近空白的新领域。确切地说,这不仅是温州媒体的状况,也是其它市、甚至全国性媒体的普遍状态。当时在这方面稍微走在前列的,大陆是几本以《美国国家地理》为旗帜的地理杂志,如《中国国家地理》等。这些杂志强调视觉效果,擅长自然科学,于人文方面则偏弱。我琢磨了一堆新旧杂志后,认为自己完全有条件往这方面发展。杂志社对每个记者都有指定的业务范围,但我当时已是首席记者,在选题上有着相对的自由。

确定方向后,我马上搜集资料,向山野靠近。温州的老房子、古村落值得圈点的在数不少,究竟该从哪个切口入手?我感觉茫然。坦率地说,当时市面上能找到的古村落调查类书籍,可以作为范本的,实在不多。我放在身边翻来覆去参考的,还是费孝通先生的《江村经济》。温州市图书馆有一套外借的《费孝通全集》,全集的第一册,汇集了费先生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几个田野调查,包括《江村经济》、《禄村农田》等,这些书摆在图书馆里,平时也没人看,那段时间就我一个人续借了一年多。馆藏书的扉页贴着标签,那上面盖着的一行挨着一行的蓝色借阅戳印,也算是我当年向费先生学习的纪念。

但我当时的阅历和基础,并不足以马上领悟费先生开拓的村落调查之概要。大约有半年多时间,我处在一种极度焦灼的状态。身边没有先行者,也缺乏指导者,我只能自己边实践边总结经验。几期村落调查做下来,杂志上多了一个新的栏目——“温州地理”。这个“温州地理”,每期都郑重其事地聘请单位外的摄影师来担任专题摄影,图片哗啦哗啦地用,特别追求文图并茂,走的就是地理杂志的路。同时我告诫自己一定要培养、发挥个人强项,做足人文味。

当然,人文味也不是那么容易想做足就能做足,那几期发表出来的文章,质量相当不稳定,有比较满意的,但更多地是流于平庸。为什么质量会波动不稳定?我通过总结经验及回顾,得出的结论是:做得比较成功的那几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作为调查对象的那几个村子,都曾经是某种手工艺的集中生产地,并且现在还在断断续续地生产着这种手工艺。正是手工艺给采访提供了一个有机的话题,内容多了,写起来就自然有了声色。

这个结论又恰好和我从资料里分析出来的信息相吻合——但凡有特色、曾经较富裕的古村落,除却交通因素外,很多是以某种技艺为立村之本。

我的选题方向因此进一步明确,我决定做一系列的温州手工艺古村落。

雁荡山麓的黄檀硐村就是这样进入视线。

当时我搜集的资料,既有地方文史类书籍,也有县市级各类旧报刊。书籍基本上是我自己买,旧报刊是在市图书馆或单位的阅览室查看。我看书的速度很快,特别是检索信息,一般几天时间,就把某份报纸的上下几年看过一遍。县级报纸最贴近基层,又有大量的稿件未见于上级市级报,是信息的富矿。黄檀硐的线索就是从1997年的一张乐清旧报上得到的。这张报纸的复印件至今被我保存在蓝夹缬的档案箱里。

1997126,乐清报的周末增刊头条《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城北乡黄坦硐村采风记》,是一篇相当长的报道,作者署名为张羽、陈丽丹、卢品才等。引起我注意的,是其中几行文字说黄檀硐的致富是因为盛产靛青:“靛青曾使黄檀硐富甲一方,42户地主富农的发家史也不失为一个独特的社会经济现象。走在黄檀硐的石铺小路上,路边直径一两米的圆形大缸不时可见。老人们告诉我们,黄檀硐历史上盛产靛青,这些大坑就是制靛青的遗迹……”

这几行字被我用红笔划了出来。这是我第一次接触“靛青”两个字,我不清楚它的用途,更不知道它的后面是通向蓝夹缬,但它符合我当时的选题标准(手工艺村落),因此经联系,我于2001年的1017,去了一趟黄檀硐。陪同我进山的,是当时在乐清日报担任摄影记者的马建河先生、乐清法院的范道敏先生,以及乐清交通委的几位朋友。范先生他们都是摄影发烧友,当时正在狂热地拍摄雁荡风光。除马建河外,他们都是乐清当地人,这一点后来证明非常重要。那次的采访是我对夹缬的第一个记录稿,发表在200111月份的《温州人》杂志上,在我当时的系列稿件里,属中下水平。现截取相关部分供分析……

 
节选--邂逅地理热 - 蓝夹缬 - 张琴的博客
1997年乐清报上的黄檀硐
 
节选--邂逅地理热 - 蓝夹缬 - 张琴的博客节选--邂逅地理热 - 蓝夹缬 - 张琴的博客
陪同我第一次去黄檀硐,并帮我打听到打靛老师傅的马建河先生(左)、范道敏先生(右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