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琴的博客

http://lanjiaxie.blog.163.com

 
 
 

日志

 
 

戏曲研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1-04-08 18:05: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着三周在北大听昆曲课,依次是叶朗先生的《昆曲美学》、白先勇先生的《传统与现代》、《昆曲与文学》。白先生的课多姿多彩,讲解名段、播放CD,再来两段演员彩唱,适合接触戏曲不多的青年学生,引发兴趣。也许这正是白先生的本意,为昆曲的普及做工作。叶朗教授在“从《牡丹亭》谈起时”,也认为白先生是“选对了观众”。确实,青春版《牡丹亭》引起的昆曲效应,很难用数字去估量,白先生做了一场很大的功德。

至于在普及之后,戏曲(不仅仅是昆曲)的路怎么走?是重复千百年来的文人梦,案头倾尽杯底酒,场上一洒胸中泪?你方唱罢我登台,长江后浪推前浪?

后浪推前浪是没错的,问题是,如果一波接着一波的前浪、后浪,尽是为梦来、为梦去,为艺术的戏曲,美则美矣;为学科的戏曲,其实可怜哉!

高度成熟的艺术程式,繁花锦簇的艺术成就,深入到国民日常起居的艺术形式——世界上还有哪一个民族,如此深沉地镌刻戏曲的标识?但是我们的戏曲学在哪里?这个学科的高度在哪里?确实戏曲包罗万象,文本、曲谱、歌唱、舞蹈、布景,等等,都只是其中的一份子;但也正因此,作为研究对象的戏曲,仅仅从案头、场上出发是不够的,它需要更广阔的视野和高度去提升、概括。

怀念顾颉刚先生对流传版本的推理。顾先生当年开了个很好的头,可惜没有往戏曲学上走下去。今天的学科有“大戏剧”新概念,也许很值得引入传统戏曲的研究范畴。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