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琴的博客

http://lanjiaxie.blog.163.com

 
 
 

日志

 
 

婚俗中的蓝花被  

2010-10-22 21:04: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间文化论坛》2010.4    作者/张琴

[摘要]  四大蓝染中的蓝夹缬,自清以来仅存传于浙南地区,是当地民间的婚嫁必备被面。无论是风俗的种种约定俗成,还是工艺方面的每一道制作流程,蓝夹缬均鲜明地体现着流传地域的婚庆礼仪及取向。

[关键词]  蓝夹缬;地域文化;婚庆礼仪

[中图分类号]  J523.2;K892.2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8-7214(2009)03-0095-06

 

印染是人们美化服饰和起居环境的重要手段,和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印染所流行的色彩和纹样,体现了流传地域在某一时段的审美喜好及取向。以常民所习用的棉布为印染材质的四大传统蓝染(蓝夹缬、蓝扎染、蓝蜡染、蓝印染),方方面面均渗透着基层社会的生活痕迹和风俗习惯。其中的蓝夹缬由于功用单一,仅用做被面,且被流传地约定俗成为婚嫁必备之被面,因此从制作环节到使用习俗,无不鲜明地反映着流传地域的婚庆礼仪,是研究地域文化的理想参考物。

 

一、婚庆礼仪体现

蓝夹缬是历史上复色夹缬的遗存,自明清后仅存传于我国东南部的温州地区,是当地民间的婚用被面。此习俗一直保持至1970年代。

1970年之前,当地民间在女孩长到13岁时,家里的长辈便要手捧黄历,挑选“黄道吉日”,纺纱、织布,然后送至染坊,印制蓝夹缬。温州一带因此蓝夹缬作坊众多。

如在永强地区的永昌堡内,就有“王元丰”、“新源发”、“王源发”等数家染坊。染师们为兜生意,常派家里人挑着一副箩筐穿街过巷,边走边喊:“轧青!染蓝!”准备做蓝夹缬或大蓝布的人家闻声而出,将家纺的土布丢在箩筐里。(图一,浙南染布民俗画)

婚俗中的蓝花被 - 蓝夹缬 - 张琴的博客

 

等到女孩出嫁时,这条蓝夹缬将做为最重要的嫁妆,或是摆在显眼位置,或是专门由一个伴郎搭在肩上,走在队伍的最前列。这是告诉一路观看的人们:新娘备有蓝夹缬,礼数已到。因为当地风俗认为:新婚夫妇如不盖蓝夹缬,小家庭必将不和睦,或一方短寿夭折,或不生儿子。而女方的娘家将不断地被人埋怨:“嫁囡儿连一床双纱被①也!”这个“双纱被”,指的就是蓝夹缬③。

在此风俗前提下,即使是贫寒人家,也只好为女儿赶制一床单薄的“单纱被”,印成蓝夹缬。而在更贫困的山区,如永嘉县的部分山村,便采取一种折中的方式来达成——由男方提供棉花。

2001年我在永嘉县楠溪江上游地区调查时,52岁的村民麻姆弟这样回忆:“我娶老婆时,夹被的棉花是我家出的。我们永嘉有个讲究,是男方出棉花,女方纺织做被,叫做‘娶一个老婆,几俫④棉花、几俫贮麻、几俫财礼银’。” 一条粗厚的双纱被重达79市斤,算起来棉纱的成本也不低。而女方纺织成布送至染坊印染后,则需负担染坊的工钱⑤。等于双方为了洞房里有一件蓝夹缬,实行了一次AA制。

此外还有购买二手蓝夹缬来应景的。  

旧时温州市区的估衣店,有一大块业务是出售当店“当死”了的蓝夹缬。当时的蓝夹缬通常能在当店当个较好的价钱,等过了日期,当店就将其转手给估衣店。据我的调查对象回忆,估衣店接手的蓝夹缬,基本卖给两种顾客:一是市区贫困户;二是乡下来的农村人。特别是隔海相望的洞头县,岛上染布店很少,碰上嫁女儿娶媳妇,就要过海来温州采备蓝夹缬,有钱的人家去染坊定制一条,穷苦些的就直奔估衣店了。

当然,这种情况只出现在底层平民家庭。像富裕的地主或小官僚阶层,又是另一番景况。如瑞安市城关,大户人家在给女儿办嫁妆时,会同时做上几十条蓝夹缬,以备出嫁那一天,作为“回礼”馈赠给双方亲友,甚至新郎家厨下的帮佣也能分到新娘赠送的一条蓝夹缬。这种显示娘家实力的蓝夹缬,必然做工讲究,被赠送者如果家境一般,必如获珍宝,将其转用做自家女儿的嫁妆。

做好的蓝夹缬精心保管,至女孩出嫁前夕拿出来,由女伴们帮忙,在蓝夹缬的下面衬上一层青蓝大布,缝成蓝夹缬被套。被套的四角要订上红绿小被栓,讲究的人家还要往被栓里装上谷粒或米粒。再用双股红线在被面四周缝上一圈,用胭脂把被面上的人物图案涂成红唇,使素净的蓝夹缬在大喜的日子里显得红艳。

20024月,瑞安市寨寮溪畔的小山村里,79岁的傅婆婆为我吟唱当地流传的歌谣:“四角四耳朵,四四十六堂。堂堂放八仙,嘴嘴放横胭。”图二,吟唱夹缬歌的傅婆婆)

 

婚俗中的蓝花被 - 蓝夹缬 - 张琴的博客

在我记录的5首蓝夹缬歌谣里,瑞安的这首以谜语形式传唱的“夹被”,最为概括、传神。其含义如下:

四角四耳朵——一床蓝夹缬被套的四角通常缝着四小块红绿小被栓,其来历各有说法;

四四十六堂——一床蓝夹缬被套有16个相对独立的方框图案;

堂堂放八仙——每个方框里的纹饰图案,早期为八仙神祗,后来发展为世俗戏曲人物;

嘴嘴放横胭——浙南地区以蓝夹缬为婚床用品,但又觉得蓝白两色过于素淡,因此在婚嫁前夕,将蓝夹缬上每个纹样人物的嘴部涂上胭脂,以求“红兮”。也有的地方在涂胭脂外,还用双股红纱线绕蓝夹缬缝上一圈,于是更加“红兮”。

耗资甚大的一床蓝夹缬,普通人家在使用前往往舍不得过水冲洗。所以洞房花烛夜,新婚夫妇盖了崭新的蓝夹缬,脖颈便抹上了一圈靛蓝色。第二天出来,别人看见了,就取笑:“呵,新郎倌昨夜盖夹被了!”

家织棉布耐用,一床蓝夹缬被面,一般可用数十年。随着被面的渐渐磨损,蓝白图案虽然依旧分明,但新婚时缝上的红双线,在洗洗涮涮的过程中,已逐渐退成水白色。等到边角破损,蓝夹缬已变得非常柔软,撕成碎片是很好的婴儿尿布。但更通常的做法,是在边角处一次又一次地缝补。一直到夫妻俩人均辞世,打满补丁的蓝夹缬便成为儿媳们重点分配的遗产,并想方设法把姑娘排除在外,姑嫂妯娌常因此在葬礼结束后大吵一场。

同理,经济基础决定了另一种情况的存在:有钱人家如看中哪款纹样新式的蓝夹缬,平日居家,随时就可添置。

1970年代后,随着蓝夹缬的逐渐淡出日常生活范畴,同时经济条件也普遍提高,老人去世时,生前使用的蓝夹缬,不是火化在墓前,就是被晚辈随手扔掉了。

 

二、竹筏上的新嫁娘

蓝夹缬在浙江南部的流传以温州市为中心,扩散到丽水市青田县、台州市玉环县。其中青田县由于历史原因,和温州市有着很深的渊源,习俗、信仰多有相同,反映在婚俗上,蓝夹缬便是一例。

青田县正式建制于唐睿宗景云二年(711),隶属处州管辖。当时的处州辖地包括今天的温州、丽水等地区。此后随着处州辖地的大小变更,青田县在行政区划上或属温、或属丽,更改频繁。明、清两代,青田县归温州管辖为多。民国37(1948)71原属青田县南田区和万源乡部分辖地划归立的文成县,而原属永嘉县的部分辖地则划归青田县,此时青田、文成、永嘉三县同属温州市。至1963年后,青田县改属丽水市。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政区渊源,形成青田和温州的民间通婚频繁。

我为调查蓝夹缬前后七次去青田。2004年第四次去时,曾在当地的北山乡政府食堂搭伙。同桌的张姓小伙听说我也姓张,来自温州,和我叙过“五百年前是一家”后,告诉我:他的祖母17岁时,坐着竹筏从温州市区百里坊嫁到青田县北山乡;他的姑母18岁时,又是坐着竹筏,从青田北山嫁到温州百里坊。

“要说有什么区别?是你祖母那一辈的新娘,来来去去的竹筏上都会摆着这种新夹被,当时是很好的嫁妆,要摆在很显眼的位置;到了你姑母那一辈,是北山娶过去的新娘还陪嫁夹被,温州娶过来的就基本是绸缎被面了……”同桌的一位大姐指着我手里的蓝夹缬图片,接过小伙子的话头。

“张同宗”28岁,这条载过他家二代新嫁娘的水路,至今仍可撑一河青篙,从北山顺流直至温州市区的麻行码头。只是时过境迁,沿河村镇里虽可处处觅得蓝夹缬消息,染坊的后人们却已纷纷迁往他乡。当天我一路朝西南前行,车子经过紧挨景宁县的岭根乡时,看见一条洗得泛白的旧蓝夹缬,晾晒在路边的场院里。(图三,晾晒在场院里的蓝夹缬)

婚俗中的蓝花被 - 蓝夹缬 - 张琴的博客 

景宁县渤海镇旦水村。我随意走进路边小店,指着手里的蓝夹缬图片询问。村民们围拢一看,马上说:“噢,大花被、八仙被!”

又去店隔壁的叶姓人家。31岁的男主人大名叶宗坤,听了来意后,随手推开小卧室门,床上赫然摊着一条“亮相苏”期的旧蓝夹缬。叶宗坤说,蓝夹缬是自己的太婆留下的,“自己家里织的布,送到文成县九都乡染起来。”

可见在“太婆”时代,这清新悦目的蓝夹缬是何等风光。

同样的风光反映在乐清市的两首民歌里:

 

娒娒,勿心焦

娒娒,勿心焦,

大哥带你杭州八月十七看大潮,

大潮推倒娑罗树。

点金漆,

还用胶,

四爿屏风床嵌窗;

银打眠床脚,

金打眠床头;

布帐顶上画月光,

尿盆盖上画大猫。

大哥许你一担箱,

二哥许你一担笼,

三哥许你尿盆脚盂桶。

大嫂许你方夹被,

二嫂许你花被单,

三嫂许你金打戒子银丁香。

大嫂坐头位,

二嫂坐二位,

三嫂坐三位。

银酒盅(手 囤)落地,

眼泪丝儿密密滴。

 

喜鹊叫

喜鹊叫,

客走到,

到扭宕

到晚岙,

晚岙桥头花灯轿。

头未梳,

脚未缠,

慌里慌张走上轿。

上轿囡,

哭啼啼,

落轿新妇笑眯眯。

吃了交杯互同饭,

坐落床杠两夫妻。

花亭床,

方夹被,

一夜讲到鸡头啼。

 

    两首民歌都是描写婚俗。第一首《娒娒,勿心焦》,是哥哥嫂嫂们跟小妹逗乐,歌谣以浙南地区的“千工”婚床起兴,许给小妹妹诸般嫁妆,其中大嫂许诺的就是蓝夹缬(方夹被)。第二首《喜鹊叫》诵唱浙南的婚娶习俗,迎娶是花灯轿子,新嫁娘的装扮是缠脚、梳头,辞别娘家要哭嫁,到了夫家换欢颜,拜过天地要喝交杯酒、要吃互同饭,洞房里摆着的是“千工床”(花亭床),床上铺着的是蓝夹缬(方夹被)……是一幅白描的浙南婚嫁图。

 

三、制作流程体现

蓝夹缬在浙南婚俗里所占据的重要位置,也体现在每一道制作流程上,人们对它的郑重其事:

在纺织程序上,要挑个好日子,即“黄道吉日”。家中有几个女儿的人家,往往在为大女儿挑日子纺织蓝夹缬坯布时,一次性把几个女儿的蓝夹缬坯布都准备妥当,以求既省事,又合“礼数”

花版雕刻方面。花版雕刻是蓝夹缬制作程序里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为了符合婚俗习惯,花版雕刻除了纹样要取吉避凶,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十六片图案的左右倒置。

    一件完整的蓝夹缬被面,面积约在200cm×230cm左右,由十六个独立的图案以四横四纵的队列构成。这十六个图案,总是左右八个相对倒置,即左边八个图案正面朝左,右边八个正面朝右

关于此现象,如果从被面的使用方式来解释,图案两头都有八个正立形像,使用时就不需要辨别正反,应该是设计者在纹样设计时,就已考虑到了使用者的方便需要。而民俗学上的解释是:当地夫妻有分两头睡觉的习惯,也就是“通腿睡”,纹样如此设置,可以让分别睡在两头的人都能看到自己这一头的八个正面图案。田野调查中发现,浙南民间倾向于后一种解释,并且相当在意,认为对着“倒了”的人物(图案)睡觉,是很不吉利的事。我在做花版艺师施渠灶师傅(1928-)的访问时,曾经就这个问题提问,据施师傅回忆,他当年在父亲身边学艺时,父亲曾经专门针对“八正八倒”的问题,交代他一定要记清楚:“脚全部往中间伸,不能伸到外面去。”(图四,蓝夹缬花版艺师施渠灶师傅和老伴在吃饭)

婚俗中的蓝花被 - 蓝夹缬 - 张琴的博客

这种工艺上的设计,一旦做为习俗被受众认定时,例外便成为忌讳而被自觉摒弃了。我在浙南调查蓝夹缬五年,无数次询问花版作坊和染坊,是否出过16片图案朝着同一个方向的作品?得到的回答,无一例外是坚决否定,引用老师傅的话,是:“连这个关也把不牢,还开店接生意?”但是绝无例外是不可能的,因为不可能所有的工匠都保证不出一次差错。我在《蓝花布上的昆曲》一书里,就举过一个悲惨的例外——“阿林娘的故事”。

阿林娘是我外婆的邻居,如今已是花甲老人。在她17岁出嫁时,阴差阳错,她的嫁妆蓝夹缬,竟是16个图案朝着一个方向,“脚伸到外面去了”。但她是在结婚后,无意中才发现这个错误。当时的阿林娘悄悄地收起了蓝花被,不敢声张。因为这个“彩头”太不吉利,夫家知道肯定要大骂,特别是她的婆婆脾气极坏。

生育三个子女后,阿林爹英年早逝。阿林娘坐家招夫,赘进一个后夫。后夫上门前夕,阿林娘为求吉利,偷偷抱着自己的蓝夹缬跑到我外婆家,说起内里秘密,求外婆将蓝夹缬借给她用一个月,“讨个口彩”。外婆一口答应借被子,但不敢用那条出错了的蓝夹缬,让她抱回去。阿林娘几乎是哀求:“你就是不用我的被子,也让我放一放(被子)吧?”她害怕家中突然多出一条蓝夹缬,婆婆必然会注意到,一旦追究出根底,很可能会把阿林父亲的早逝归结到那条出错了的蓝夹缬上面,那她“这辈子就别想活了”。终于那条出错了的蓝夹缬在我外婆家的角落里摆了一个月,外婆的蓝夹缬也在阿林娘的二婚喜床上铺了一个月。满月后,阿林娘千恩万谢地换回蓝夹缬。穷家舍不得大家当,这条蓝夹缬虽然是阿林娘抹不去的心病,但终究舍不得丢弃,依旧搁置在箱柜里。后来后夫被婆婆逐走,阿林娘心念如灰,这才正式用上那条错误的蓝夹缬,洗洗补补几十年,直至烟消尘灭。

我在评点这个故事时,这样写道:“不知道当初设计花版的艺师,是否听过阿林娘这样的故事?并且深受触动?因为蓝夹缬确实出现过一种每单元均有两组人物分别朝两个方向倒置的设计,如B011#《蜃中楼》花布的婴戏纹,这种设计,可以说是彻底地解决了方向问题。”(图五,B011#蓝夹缬婴戏图特写)

 

婚俗中的蓝花被 - 蓝夹缬 - 张琴的博客

这种每单元均有两组人物分别朝两个方向倒置的婴戏纹蓝夹缬,在温州市、丽水市交界的山区特别流行,时间长达半个多世纪。

又如在印染程序上,嫁妆用的蓝夹缬忌人物纹样眉眼空白,讲究“眉是眉,眼是眼,清清爽爽”。

人物眉眼空白(即“空脸”),是蓝夹缬特有的瑕疵现象,这是由于花版上沟通染液的“水路”堵塞造成的。蓝夹缬人物纹样的脸部规格通常是2cm×3cm,如此小的空间,却开有沟通五官的五道水路,发生堵塞自然是很平常的事。但花版雕刻工价高昂,染坊非到不得以,不会轻易更换,所以某家染坊新刻了一副花版的消息一传出,远远近近要给女儿做嫁妆蓝夹缬的人家,便赶紧抱着坯布赶过来。

至于缝纫程序,如前所述,是趋红求吉,用双股红线在蓝夹缬四周缝上一匝,又用胭脂把蓝夹缬上的人物图案涂成红唇,使素净的蓝夹缬焕发着喜庆的红彩。蓝夹缬被角所订的四个红绿小被栓,里面或装着谷粒和米粒,浙南地区对此有一个传说,我在20042月记录于台州市玉环县,是这么说的:

楚汉战争时,楚霸王项羽老是踢掉被子,睡不好觉。后来虞姬得高人指点,在被子的四角缝上四个小袋子,果真项羽就睡上了安稳觉。民间知道后,就一直流传了下来。

这个传说没涉及小被栓的色彩和内容,也没指定故事里的被子就是蓝夹缬。结合浙南一地的习俗,新房上梁,或新娘落轿时,均有洒米粒、挂红绿布片等驱邪纳彩举动,民间谓之“破煞”、“映红”,蓝夹缬的红绿小被栓的含义应该基本相同。至于为什么攀上和浙南关系不大的项羽、虞姬等人,可能和该地民间形容体格魁梧的男性像霸王等习惯用语有关。

 

 

     查阅地方史料,可知浙南历史上曾有一种纺织精良的“双梭布”。清代《瓯江竹枝词》有“邻娃只染双梭布,道是明年作嫁衣”,《府志》则称“冬布曰双梭,最细。” 温州方言“双纱”、“双梭”同音。但民国以来民间所谓的“双纱”,指的却是两股棉纱合织的又粗又厚实的坯布,全然不是“最细”。

     冇,温州方言,音nao(上声),意思是没有。

     双纱被是蓝夹缬的俗称之一。蓝夹缬是专业术语,浙南民间对这种传统工艺品有很多通俗的叫法,如:双纱被、单纱被、夹被、方夹被、八仙被、状元被、百子被、敲花被、大花被、粗花被、平阳布、宜山改、和合被、夹板花被、隔橱门被等,其中夹被的叫法最普遍。

     几俫,温州方言,意思是多少。

     1940年代后期,温州市永强地区的染坊,印染一条蓝夹缬的工钱是4个银元。

     扭宕,温州方言,因NiuDa,意思是哪里。

     在左八、右八的大前提下,也有极少数蓝夹缬被面的左右倒置顺序为:左、右、左、右,即间行倒置。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