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琴的博客

http://lanjiaxie.blog.163.com

 
 
 

日志

 
 

《白兔记》及传世图像  

2010-02-06 07:5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蓝花布上的昆曲》P33-41】

《白兔记》叙述的是五代后汉开国皇帝刘知远和妻子李三娘之间的悲欢离合,成功塑造了一位受尽磨难而矢志不悔的平民女子的动人形像。据《旧五代史·汉书·后妃列传》,“高祖(刘知远)皇后李氏,晋阳人也。高祖微时,尝牧马于晋阳别墅,因夜入其家,劫而取之。及高祖领藩镇,封魏国夫人。”正史的这些记载,给后人留下了很大的想像空间。《白兔记》由此衍生,且传唱甚广,为四大南戏之一①,高腔、昆曲、京剧、梨园戏等诸多剧种均有上演。流传至今的主要有三个版本:

    一、成本,明成化年间(1465-1487)永顺堂书坊刊印的《新编刘知远还乡白兔记》。此本语词鄙野,不分场出,开篇有“亏了永嘉②书会才人,在此灯窗之下,磨得墨浓,蘸得笔饱,编成此一本上等孝义故事”等交待,是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南戏刊行本。

二、富本,明万历(1573-1619)前后富春堂书坊刊印的《新刻出像音注增补刘智远白兔记》。此本在人物、情节方面修改较大,虽然仍以白兔为题,但却删去了白兔引路的切题章节。

三、汲本,约刊印于明天启、崇祯年间(1621-1644)的毛晋汲古阁版《白兔记》。此本场次清楚,人物塑造较富本质朴。

现以汲本为例,简述故事梗概:

五代时候,徐州沛县沙陀村里,青年刘知远自幼丧父,随母改嫁。刘“通文会武”,但嗜酒好赌,败尽继父“泼天家业”,因此被逐出家门,栖身马鸣王③庙。

时值寒冬,刘知远饥寒交迫,在“三日无粮米”的窘况下,躲在马鸣王的神案内侧,偷了李大公家的祭神福鸡。正狼吞虎咽间,被庙祝抓住,顿时一场暴打。

李大公是沙陀富裕农户,家多桑麻田产,膝下子女三人:长子李洪一、次子李洪信、三女李三娘。

今年恰值李家主祭马鸣王。李大公见刘知远被打得可怜,就上前解劝,情愿赔给庙祝一只鸡,将刘知远带回农庄,收留下来。

刘知远虽然体健身壮,但于锄田耕地,一概不会。李大公只好让他放牧牛马。李家有一匹乌骓马,十分暴劣,无人降服。谁知到了刘知远手里,竟然被修理得服服贴贴。这很让李大公另眼相看,请刘大酒大肉地饱餐一顿。

刘醉后酣睡田庄,鼻窍现出五色青红蛇,这是传说中的大贵人的体征。恰巧李大公路过睥见,认定刘必定大富大贵,决定“趁此汉未发达之时,将女儿配为夫妇”,以期“后来光耀李家庄”。于是请胞弟李三公做媒,将女儿李三娘许配给刘知远为妻。

但是李家长子李洪一对刘知远十分地看不惯,认为刘“终日使枪弄棍,骑了马走到东、走到西,哄得我庄上人不务生理”,寻思“着实打他一顿,赶他出去便了”。

婚礼上,刘知远向岳父岳母深深下拜,感谢他们“收录提携”,使自己山鸡伴着凤凰飞,“深感不嫌弃,铭心在肺腑,难报恩和义”。谁知拜了三次,李大公夫妇竟然跌倒三次。

刘知远李三娘成婚之后,唱随恩爱,倒也快活。但好景不长,半年之后,李大公夫妇双双病逝,李家庄成了李洪一的天下。“一别爹娘苦痛哉”,刘知远李三娘顿时从天堂到地狱,开始了噩梦般的日子。

李洪一和老婆连拳脚带哄骗,扒了刘知远身上的衣服,又逼他写下休书,断绝与李三娘的夫妻关系。三娘闻讯赶来,一把撕了休书,向叔父李三公哭告。李三公将李洪一夫妻臭骂一顿,暂时平息风波。

李洪一见一计未成,又生一计。叫来刘知远,籍口当初三娘成婚时未陪嫁花粉田,“我如今把家私三分分开”,“我一分,兄弟一分,妹子一分”,妹子的这一分,是卧牛岗上六十二亩瓜园,“一年四季有瓜,东瓜、西瓜、南瓜、北瓜,出产之所”,从现在起归刘知远夫妇所有。

刘知远喜不自禁,以为大舅子被三叔一番教育,幡然改悟了。李洪一夫妻趁机以冷热酒将刘灌醉,称瓜园“四围墙倒,常被小人偷瓜盗果”,让刘乘夜去值守,并且不必告诉三娘。

刘知远虽已大醉,但觉得“我夫妻同甘共苦的,怎不要说?”因此回房取护身棍时,还是跟妻子说了个详细。

李三娘一听大惊。原来,那瓜园里有个铁面瓜精,青天白日都敢出来现形,已吃人无数。

三娘苦劝刘知远不要去瓜园。刘知远想着自己已在李洪一夫妇面前夸口去守园,不去必受耻笑,况且艺高胆大,欲与瓜精一比高下,于是持棍而去。

三更时分,瓜精果然出现,和刘知远打斗三十回合后,不敌而逃,化作一道火光遁入地裂。刘知远掘开地裂,只见下面是一只石匣,石匣里面有一套头盔衣甲、兵书宝剑。观看过后,细心藏回石匣,掩上泥土、青草,以备将来之用。

李三娘一夜记挂丈夫安危,见天色渐明,去厨房偷偷盛了一碗饭,急急往瓜园而来。进得园门,但见瓜藤树木,一片狼藉,刘知远的衣服哨棍丢弃在一边。以为刘已遇害,不觉大悲。刘知远从树后转出,将夜里和瓜精打斗情形告知妻子,盔甲事则掩过不提。

夫妻俩正在庆幸,只见李洪一提着个蒲包也来了。这厮认定刘知远已被瓜精吃杀,是来捡刘的骨头碎尸,好让妹子死心改嫁的。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刘知远将李洪一狠狠揍了一顿。打得李洪一屁滚尿流,逃到李三公处告状。李三公十分生气,责备刘知远如何打起大舅子来?李三娘刘知远将前因后果解释一通。李三公叹息之余,知郎舅已无法相处,于是助以盘缠,劝刘知远离家投军,取个前程,也好夫荣妻贵、一家团圆。

分离在即,夫妻执手话别:

 

[] 三姐,我今日就要去了。

[] 官人,你去没有说话吩咐奴家?

[] 三姐,此去有三不回!

[] 哪三不回?

[] 不发迹不回;不做官不回;不报得李洪一冤仇不回!

[] 夫妻间没有说话?

[] 妻!你有半年身孕。养下女儿,凭你发落。养下男儿,千万与我留下!是刘皓骨血!我若去后,无知哥嫂定然逼你嫁人。不强似刘知远,切莫嫁他;胜似我的,嫁了也罢。

[] 伊说话太无情。

[] 你哥嫂无情。

[] 又道是一牢永定宁。死后如何教我改嫁人!是我腹中有孕,怎教儿女从别姓?你出言忒煞伤情。这恩德如盐落井。

[] 分别去各辩志诚。便做铁石心肠也须交泪零。

[] 上告妻妻听,怕你执不定。你哥嫂忒毒狠,只恐你口说无凭准,我独自守孤零!恐耽搁两下成病。

 

一种别离,两种相思。

刘知远一路跋涉,来到太原,投军节度使岳勋麾下,分配在长行队里打草、巡更。一夜刘巡更经过岳府跨街楼,于楼前躲避风雪。正值岳府小姐秀英在楼上做女红,见楼下巡军冻得可怜,就随手拿了父亲的一件旧袍子,丢给刘知远避寒。

谁知这件旧袍子竟是当今皇上赐给岳节使的红锦战袍。第二天早上,岳节使寻袍不着,责罚值夜士兵,结果发现锦袍正被刘知远穿着。就把刘吊起来拷打,奇怪的是那军棍怎么也打不到刘知远的身上。岳小姐赶到帐前,说明战袍系自己施舍时错拿,非有人偷盗。岳节使见事有蹊跷,又见刘知远相貌端正,通文晓武,觉得此人日后将有大出息,干脆招赘进门,将女儿许其为妻。

刘知远因祸得福,喜不自胜,拜谢泰山:“深感不弃贫寒。守居在沙陀村里,受尽屯邅!欣然,平步上九天,姻缘非偶然。”

李三娘自刘知远离家投军后,虽日夜被兄嫂逼凌改嫁,但矢志不从,结果被罚挑水磨麦。李洪一要求她“日间挑水三百担,夜间挨磨到天明”,并且将水桶削成“两头尖得橄榄样”,使一口气也歇不得,“一肩直挑在厨下去”。李的老婆则监督三娘挨磨,只要有一会儿偷懒,便是一顿好打。

十月期满,李三娘磨房分娩,产下一子。跟嫂嫂借一个脚盆、一把剪刀,均被一口拒绝。只好用自己的衣服给儿子擦干血迹,用自己的牙齿为儿子咬断脐带,“我那儿!做娘的瓦片不曾准备得,就把口来咬断脐腹!有命活了、无命死了!”因此给儿子取名“咬脐郎”。

李洪一夫妇认定“刘穷”无出息,为断绝妹妹念头,将婴儿丟于池塘。李三娘大惊晕倒。幸得李三公派李家老仆窦公前来探视三娘,见此悄悄救起咬脐。

三娘紧抱咬脐,大哭“死了孩儿,谁来与娘争口气”。窦公劝导三娘:“你哥哥不仁不义,一定要下落他性命”,只有赶紧将孩子送往生父处,将来母子才有团聚之日,“我老人家打听得刘官人在并州,有些勾当。我不辞辛苦,将小官人送到并州,待他雇乳母养他长成,也得子母团圆。”李三娘唯有深深拜谢,将三日孩儿交托给窦公,并请其“见刘郎诉说详细,问的实甚年归计。”

    窦公怀抱婴儿,一路求乳乞食,好不容易来到并州太原府。刘知远手捧儿子,不觉泪下。窦公以三娘解劝:“刘官人不要啼哭了。三姐在家受苦,早早回去!”刘回答需禀过夫人,才能定夺。窦公大惊:“这里又是一个夫人?”刘知远告诉他,自己入赘在岳府为婿了。窦公想起李家庄上的李三娘,不觉叹息:刘官人,你真是布袋装石灰,处处留痕啊!

刘知远抱着咬脐郎,去后堂找新妻岳氏秀英:

 

[小旦] 相公,甚么人?

[] 夫人,实不相瞒,前日府中说没有妻子,下官不才。我有前妻李氏三娘,生下一子,着火公窦老送到这里来。夫人肯收,着他进来;夫人不肯收,早早打发他回去。

   

岳夫人收留下咬脐,愿意育其成人。

岳节使官升太尉。时值山东寇反,岳太尉保荐女婿刘知远。朝廷下旨,封刘为总兵元帅,领兵平叛。刘知远遍寻兵库,找不到称心如意的衣甲武器,就派手下旗牌官星夜前往徐州沙陀村,搬取瓜园中的衣盔、宝刀、战策,及李家庄上当年被自己降服的乌骓马。旗牌官从沙陀村取来军器,向刘复命。

刘点兵出征,果告大捷,荣升九州安抚使。赏授完毕,太平无事,刘知远请夫人岳氏后园饮酒,两人其乐陶陶,盟誓要“一似皓月澄清,团圆到底。”

李家庄上,三娘依然挑水挨磨,苦候消息,“儿夫别后,思量无计。指望窦老回归,怎知全无一字!”满腹心事,唯有诉与古井:“奴与夫君一样清。”

岁月荏苒,咬脐长成一十六岁的少年郎,这天征得父母同意,带着家丁外出围猎。咬脐郎一箭射中一只白兔,白兔负箭而逃。咬脐郎一路追赶,竟然追到徐州沙陀村。李三娘正在村头井台边挑水,那白兔逃到她身旁,忽然不见了。

咬脐郎为了找回白兔身上的金箭,唤过李三娘问话。因见李跣足蓬头,神情惨苦,怀疑其中有隐情,加以盘问。这一问不打紧,居然问出个“夫婿孩儿同姓名”,顿时疑虑丛生,安慰李三娘定帮她寻访丈夫儿子,最多半个月便有回音。

咬脐“好似和针吞却线”,满怀疑窦,匆匆赶回帅府,向父亲说起沙陀村里挑水妇人事——丈夫投军十六年没音信,名字和爹爹相同;儿子十六年未见面,名字和咬脐相同,“那妇人拜孩儿两拜,孩儿跌倒两次,不知为何?”刘知远说,孩子,你不要受她拜谢就好了。

咬脐不满意父亲的回答:

 

[小生] 爹爹好差矣。孩儿是九州安抚之子,受那村僻妇人两拜不起?

[] 我儿,做爹爹的几次要对你说,因你不知世事。

   

刘知远终于告诉儿子:那村僻妇人是他的亲生之母!“剖剖心肠,磨房中生下你儿一个。”咬脐如雷轰顶,哭倒在地:“儿对严尊把事提,谁知母子各东西。舅舅不念同胞养,一子初生号咬脐。继母堂前多快乐,却教亲母受孤恓。爹爹,忘恩负义非君子,不念糟糠李氏妻。今日还我亲娘来见面,万事全休不用提。若还亲娘不见面,孩儿便死待何如!”

咬脐以死相逼,刘知远无奈,只好请出岳氏夫人。三人当面摊牌,岳氏同意接取李三娘前来。刘知远大大感谢:“若得贤哉夫人美意,胜似万般周济。”

咬脐则为生母鸣不平,责备父亲:“那日因游猎,见村中一妇人,满怀心事从头诉,裙布钗荆添凄楚,蓬头跣足身落薄,却原来亲娘生母!爹爹,你负义辜恩,全不念糟糠之妇!”

刘知远不在这个话题上做深入探讨,而是安慰儿子不必再啼哭,明天就点三千精兵去捉拿李洪一夫妇报仇:“我儿不要啼哭。明日与史弘肇叔叔说,点起三千壮士,把李家庄围住了,拿了李洪一夫妻两口,绑将出来,刀刀割肉,剑剑抽筋!”

刘家父子带领军马前往沙陀村。刘知远先行一步,磨房私会李三娘。两人十六年后重新见面,互诉别后情形。李三娘听说刘知远早已另娶,不觉大恸:“听伊说转痛心,思之你是个薄幸人!伊家恋新婚,教奴家守孤恓。我真心待等,你享荣华,奴遭薄幸。上有苍天,鉴察我年少人。”

刘知远三两拔千斤,淡淡一句解释了十六年薄幸:“告娘行听咨启,望娘行免泪零。若不娶秀英,怎得我身荣?将彩凤冠来取你?取你到京中做一品夫人!”当下以金印为质,授与三娘,约定三日后迎取。离开磨房时,李三娘习惯性地抓过水桶,刘知远一脚将桶踹飞,说:现在还要这劳什子干嘛。

三日之后,咬脐郎率军马来到,母子相见,说不尽的悲泪喜泣。刘知远命军士砍了李洪一夫妇,以泄心头之恨。经李三公、李三娘讲情,李洪一被赦免。

故事以一夫两妻大团圆终。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