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琴的博客

http://lanjiaxie.blog.163.com

 
 
 

日志

 
 

《蓝花布上的昆曲》之前言:在南戏的故乡  

2010-01-01 21:3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键词句:蓝夹缬的纹样断代、传说歌谣,以及制作流程】

 

《蓝花布上的昆曲》,张琴著,三联出版社2008年版

 前言  在南戏的故乡

南戏的故乡专指温州,还是包括温州在内的一个较大的范围?这是历有争议的一个话题。没有争议的,是温州和南戏的特殊渊源。这片传唱过梨园初声的沃土,此后便不曾在中国的戏曲舞台上扮演过主角。但民间对戏曲的热爱,却一直传递了下来。(图前-01,温州城市居民围坐榕树下观看戏曲演出,郑晓群摄于2006年)至上世纪七十年代,当地日用品以戏曲为装饰题材的,比比皆是。其中的佼佼者,是蓝夹缬。

 

一、童年看到的蓝花布

蓝夹缬是温州地区的婚用被面。直到我母亲那一代(五十年代出生人),女孩长到13岁,家里的长辈还要手捧黄历,挑选“黄道吉日”,将家织坯布送到染坊,印制蓝夹缬。做好的蓝夹缬精心保管,至女孩出嫁前夕拿出来,由女伴们帮忙,在蓝夹缬的下面衬上一层青蓝大布,缝成蓝夹缬被套。被套的四角要订上红绿小被栓,讲究的人家还要往被栓里装上谷粒或米粒。再用双股红线在被面四周缝上一圈,用胭脂把被面上的人物图案涂成红唇,使素净的蓝夹缬在大喜的日子里显得红艳。

迎亲路上,伴郎们抬着嫁妆前进时,蓝夹缬或是摆在显眼位置,或是挂在伴郎的肩上,走在队伍的最前列。这是告诉一路观看的人们:新娘备有蓝夹缬,礼数已到。因为当地风俗认为,新婚夫妇盖了蓝夹缬,才能和睦齐寿。温州地区埋怨人家嫁妆羞涩的谚语,就是“嫁囡儿连一床双纱被也没有”。这个双纱被,指的就是蓝夹缬①。

家织棉布耐用,一床蓝夹缬被面,一般可用数十年。随着被面的渐渐磨损,蓝白图案虽然依旧分明,但新婚时缝上的红双线,在洗洗刷刷的过程中,已逐渐退成水白色。等到边角破损,蓝夹缬已变得非常柔软,撕成碎片是很好的小孩尿布。听母亲说,我儿时的尿布,就是蓝夹缬碎片。当然,这些最初的人生体验,来不及保存到那太幼小的脑袋。对蓝夹缬比较早的印像,是邻居家的奶奶去世时,三位嬷嬷为一床旧蓝夹缬争吵斗气,两位大的嬷嬷一人撕了一半,走了。最小的嬷嬷没分到,捧着老奶奶的一双旧鞋子,坐在门前大哭。那个时代经济困难,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后来生活宽裕了,前人遗留的旧物,晚辈不是随手扔掉,就是一把火化在先人的墓前。

等我稍大时,家里就不用蓝夹缬被面了,换了更舒适的机印花布。母亲的蓝夹缬,做为她的嫁妆,珍藏在柜子里,只在每年的农历六月初六,和所有的衣服被子一起抱出来过太阳“晒霉”。在那一天,老家的大院子里,一床接一床地铺着妈妈婶婶们的蓝夹缬,连绵成片。阳光下,沉静的蓝与白图案十分清新悦目,常常引诱我赤了双脚,趁着大人不注意,偷偷地在上面跑几个来回。

长大后,曾经翻出母亲的蓝夹缬,铺在席梦思上做床单,但没有想像中那么漂亮,用了个把月,撤了。这些年天天伴着蓝夹缬,拿了几件挂在窗上,居然很出效果,就正儿八经地摆着了。(图前-02,蓝夹缬窗帘)

 

二、蓝色的昆曲图卷

蓝夹缬是蓝花布的一种,也是唐代复色夹缬技艺的遗存。

我国织品印花的历史较为悠久,有实物可据的上溯可至西汉。至隋唐,各种利用花版或其它介质来完成的印花技艺纷纷成熟,如夹缬、蜡缬、绞缬等。此时的承印材质主要为丝织品,在色彩方面,有单色,如绞缬,但传世夹缬以复色居多。(图前-03,唐花树双鸟纹夹缬;图前-04,唐山水纹夹缬)“缬”是古汉字,指在织品上染制出图案花样,或染制了图案花样的织品,现代汉语常用“染”来替代。

到元末明初,黄道婆成功改革棉纺织技艺,棉织品取代丝织品成为应用最广的服饰用料。就印染来说,棉织品对染液的消耗大大超过丝织品,由此造成印染成本剧增。在此情况下,印染行业必然重新选择染料,普遍种植的靛青成为首选,复色印花技艺逐渐向单蓝色转变。各种蓝花布正是在此后大量涌现,如蓝夹缬、蓝印花布、蓝蜡染、蓝扎染等。而蓝夹缬在传承复色夹缬技艺的同时,纹样发生裂变——从传统的花鸟造型,变为戏曲人物造型。这种裂变,一般解释为和传承地的戏曲渊源有关。

因此,从工艺的角度出发,可将夹缬划分为古典和传统两个阶段。古典夹缬遍布全国,承印材质主要为丝织品,复色,单元纹样多方连续,造型以花鸟动物等大吉祥为主,在唐宋两朝达到巅峰,余绪至明清;传统夹缬即蓝夹缬,是前者的遗存和发展,在地域分布上仅流传于中国东南部的温州及周边地区,承印材质为棉织品,单蓝色,单元纹样独立隔断,造型以戏曲人物为代表,在晚清和民国前中期达到高峰,至1975年后基本退出生活范畴。(图前-05,蓝夹缬流传地域示意图)

蓝夹缬是传统染织品中以戏曲人物为主要纹样的惟一孤例。根据现有实物考察,蓝夹缬的戏曲纹样数量庞大,剧种以留传地的永嘉昆曲为主,涉及乱弹。这些图像资料整理面世后,将大大丰富我国的民间戏曲图像信息量。其纹样断代如下:

 

表前-1,蓝夹缬纹样断代:

所属时代

主要纹样

辅助纹样

清代中晚期

无特定指向的吉庆戏出人物

花鸟瑞兽等大吉祥纹样

清代晚期—民国中期

指向明确的戏出纹样以昆曲为主,旁及乱弹等;婴戏纹样

花鸟瑞兽等大吉祥纹样

民国后期—共和初期

无特定指向的戏出人物;农村时事人物

花鸟瑞兽等大吉祥纹样

 

 

三、蓝夹缬的传说和歌谣

蓝夹缬在流传地的相关传说不多,我仅记录到两个。

一个记录于乐清市,是关于蓝夹缬的工艺起源。说是很早很早以前,乐清有用乌桕树叶染蓝布的习惯。后来有个姑娘,人很聪明,但家境贫困,临出嫁时,没钱置办花花绿绿的嫁衣,全家人都为此发愁。

姑娘家的院子里有个废弃的石臼,边上种着乌桕树。秋天的时候,乌桕树的叶子掉在石臼里,和着雨水积了满满一臼。姑娘在石臼里染了几片蓝布,心想,如果能在染的时候弄出一点花色就好了。恰好石臼旁边丢着两片破搓衣板,姑娘随手拿来,试着夹住一片白布去染。结果出来的蓝布上带着几个圆骨朵,像是染了几朵花,漂亮多了。姑娘受此启发,就去找村里的木匠,雕了两块有花朵的木版,果然染出了蓝花布,大家叫它“夹白花”。

据讲述人说,“夹白花”最早的图案只有花朵,是做衣服。后来花色越来越多,有了人物,除做衣服外,还用来做帐子、被子。再到后来,就只做被子了,名字也改作“方夹被”,只有很老很老的人们,有时候还叫它“夹白花被”。

另一个传说记录于玉环县,是关于蓝夹缬四角的红绿布袋。蓝夹缬被面上缝着的四个红绿小被栓,有的里边还装着谷粒或米粒,究竟有什么含义?使用者已很少能说清楚。台州市玉环县的这个传说,是这么解释的:

楚汉战争时,楚霸王项羽老是踢掉被子,睡不好觉。后来虞姬得高人指点,在被子的四角缝上四个小袋子,果真项羽就睡上了安稳觉。民间知道后,就一直流传了下来。

这个传说没涉及小袋子的色彩和内容。结合浙南一地的习俗,新房上梁,或新娘落轿时,均有洒米粒、挂红绿布片等驱邪纳彩举动,民间谓之“破煞”、“映红”。蓝夹缬的红绿袋含义应该基本相同。至于为什么攀上和台州关系不大的项羽、虞姬等人,可能和浙南民间形容体格魁梧的男性像霸王等习惯用语有关。

相关歌谣五首,拙著《中国蓝夹缬》120页、131页曾涉及。其中流传最广的是“夹被”歌:“四角四耳朵,四四十六堂。堂堂放八仙,嘴嘴放横胭。”短短四句,概括了蓝夹缬的外观形状、图案特色、婚俗讨彩等内容,以谜语的形式,留传在温州市的鹿城区、龙湾区、瓯海区,及瑞安市等。

流传在乐清市的两首蓝夹缬民歌很动听,内容和婚俗有关。一首《娒娒,勿心焦》,是哥哥嫂嫂们跟小妹逗乐,许给她诸般嫁妆,其中大嫂许诺的是蓝夹缬(方夹被):

 

……大哥许你一担箱,

二哥许你一担笼,

三哥许你尿盆脚盂桶。

大嫂许你方夹被,

二嫂许你花被单,

三嫂许你金打戒子银丁香……

 

    另一首《喜鹊叫》,诵唱当地花烛之夜的洞房摆设——“花亭床”(千工床)、“方夹被”(蓝夹缬),和夫妻恩爱:

 

……上轿囡,哭啼啼,

落轿新妇笑眯眯。

吃了交杯和同饭,

坐落床杠两夫妻。

花亭床,方夹被,

一夜讲到鸡头啼。

 

流传在温州市文成县畲乡的两首蓝夹缬情歌,一首是《莲花连连莲花》,其中两句为:“要睡就去睡,床上夹被花里郎。四角被头塞紧紧,也无半点寒着郎……”另一首是《哥妹团圆入洞房》,细细例举畲乡婚俗及结婚必备品——饭桌、眠床、蓝夹缬(夹被)、篾席等:

 

       哥妹团圆入洞房

饭桌四脚蹲厅堂,眠床四脚在间房;

夹被四角四个耳,篾席四角光淌淌。

饭甑圆圆炊饭香,盘碗圆圆盛菜汤;

锣鼓圆圆做喜事,哥妹团圆入洞房。

 

四、蓝夹缬的制作工艺

    从工艺流程来说,蓝夹缬的制作包括花版雕刻、靛青(染料)打制以及夹缬印染,其中花版雕刻最为关键,优秀的蓝夹缬花版艺师往往身兼民间戏班班主,他们对戏曲的体认是构成蓝夹缬纹样特征的重要因素。

 

1.花版雕刻流程简述:花版雕刻流程图,20071月拍摄于浙江省瑞安市,操作艺师黄其良。图前-06,艺师黄其良;图前-07,刻版用锉刀;图前-08,已平整的木版;图前-09,涂浆、贴粉本;图前-10,从边上开始雕刻;图前-11,刻第一道横沟[水路];图前-12,刻第二道横沟;图前-13,刻直沟;图前-14,刻角花;图前-15,刻内框;图前-16,刻内框细部;图前-17,刻角花细部;图前-18,开始中心纹样;图前-19,刻人物背景、发饰;图前-20,刻脸部轮廓;图前-21,刻衣饰;图前-22,刻人物足部;图前-23,刻脸部五官;图前-24,花版成型;图前-25,加深每一道沟渠[水路];图前-26,挖弧线的刀具不同于直线;图前-27,和相邻的花版对应侧边进水口位置;图前-28,开凿进水孔沟通各条沟渠;图前-29,用锯子棒穿凿;图前-30,开通脸部水路;图前-31,检查水路开通情况;图前-32,在花版边上刻下序号;图前-33,检查一对花版的对应情况;图前-34,上墨;图前-35,贴白纸,拓粉本;图前-36,揭下刚拓的粉本;图前-37,保存花版于水中。)

1)平木版。在枫树、杨梅树、栎树等适用树材里选定木料,请木匠锯成约17cm×42cm规格的17片木版,刨至平整密缝,浸泡于小水池约一周。

2贴粉本。将粉本贴于木版,用刷子刷平。

3刻纹样。执各式刀具按从外到里、从轻到重的法则,分三次雕刻。

4通水路。雕刻完毕,用特制工具沟通花版的各路明渠暗道。其中,人物脸部的小水路难度最大。

5拓粉本。取白纸贴于已完工的花版,拓回一张纹样,留作下次雕刻的粉本。

 

2. 靛青打制流程简述:靛青打制流程图,200411月拍摄于浙江省乐清市,操作艺师黄宣法。图前-38,艺师黄宣法;图前-39,刚收割的蓝草枝叶;图前-40,浸泡蓝草的地坑;图前-41,搅拌;图前-42,捞取腐枝叶,堆于方坑;图前-43,加蛎灰;图前-44,将蛎灰倒入地坑;图前-45,坑水翻起靛花;图前-46,开始打花;图前-47,满坑靛花;图前-48,滴油后,靛花消散;图前-49,过筛去渣;图前-50,靛水沉淀在小坑中;图前-51,保存在大青缸里的靛青成品。)

    1)浸泡。将蓝草枝叶浸泡于地缸约56天,每天至少搅拌3次,使其充分浸泡。一口深1米、直径2米的地缸,约可浸泡150公斤的蓝草枝叶。  

    2)加灰。按50公斤枝叶加5公斤左右石灰的比例,往地缸里添加石灰,并完全拌匀。

    3)打花。两人合作打靛约半个多小时,直至坑水翻起成堆的靛花。时间以日出之前或日落之后为佳,因为此时光线反射不强烈,便于目测靛水成色。

    4)沉淀。朝靛坑洒入几羹匙菜籽油,消散靛花,沉淀36小时,放掉上部薄水,将下部浓汁过筛,再沉淀约一周,至汁水分离,得到的稠糊状积淀物就是成品靛青。

 

3.蓝夹缬印染流程简述:蓝夹缬印染流程图,2007年拍摄于浙江省乐清市,操作艺师陈松尧。图前-52,艺师陈松尧;图前-53,准备坯布;图前-54,在坯布上标注间距;图前-55,卷坯布于木棒;图前-56,卷毕待用;图前-57,取靛青加于染缸;图前-58,陈家的染缸;图前-59,按顺序理好的花版;图前-60,准备装坯布于花版;图前-61,开始上版;图前-62,继续上版;图前-63,上支架;图前-64,加垫板;图前-65,装版完毕;图前-66,削木片以加塞;图前-67,加塞;图前-68,用细铁丝穿布,防止粘连;图前-69,将铁丝固定于支架;图前-70,抬花版组去染房;图前-71,置于染缸上方;图前-72,加杠杠;图前-73,入缸;图前-74,没于缸水浸染;图前-75,吊离染缸;图前-76,离缸氧化;图前-77,二次入缸;图前-78,离缸氧化;图前-79,三次入缸;图前-80,离缸氧化;图前-81,整理灰坛;图前-82,经十来次反复浸染后,吊离染缸;图前-83,抬出染房;图前-84,放在铁架上;图前-85,用水冲洗浮液;图前-86,拆去铁丝;图前-87,包裹版组;图前-88,置于灰坛;图前-89,加灰吸水;图前-90,去支架;图前-91,卸版;图前-92,晾晒于染布棚。)

    1)坯布准备。取长约1000cm、宽约50cm的坯布一匹,浸泡后晾至半干,对折宽度,铺于工作台,用尺子测定16片纹样的间距,在坯布的左右两边点上记号,然后按一定顺序卷于木棒。

2)染料准备。将染缸里的水加至能浸没雕版组的高度,并使靛青染液完全发酵。

3)坯布上版。将木棒上的坯布按顺序逐一铺排于17片花版间,完毕后,用框架固定花版组,再用小木片塞紧缝隙,力求严密。因为蓝夹缬的纹样是依靠花版紧夹坯布防染而得到,即夹紧的部位,染液进不去,保持坯布的白色;花版上的明渠暗道,是染液畅通无阻的水路,这些部位的坯布,接触染液而呈蓝色,蓝白结合,得到预设图案。 

4)下缸上色。将装好坯布的花版组浸入染缸,撑开布间皱褶,使染液充分进入,平缓放下花版组,直到被染液浸没。约25分钟后,将吊离染缸,使靛青在空气中进行氧化作用。约5分钟后,再浸入染缸。重复此步骤2-4次后,上下翻转花版组,同样重复前步骤,浸染2-4次。

5)漂洗晾晒。将完成染色过程的花版组放于地面,取水冲刷,然后拆开框架,卸版取布,晾于染布棚。

 

五、本书的结构逻辑

本书的文字内容,由说图、说戏、说工艺三大块组成。

一手的蓝夹缬昆曲图像资料,是本书的主要价值。因此在说图部分,详谈每一片昆曲纹样,并尽量提供另一版本的同题蓝夹缬,使读者对本工艺的纹样衍变有更直观的了解。本书的蓝夹缬纹样,遴选自数千件老蓝夹缬,全件完整面世均为首次,选择标准为以下三点:

1. 此蓝夹缬完整无缺,上面的戏曲纹样是确凿无疑的某昆戏。所谓确凿无疑,是指有清晰的情节发展脉络,或者有特定的场景和道具;

2. 此确凿无疑的昆戏,是影响很大的昆曲老戏,在某一时段曾经家喻户晓;

3. 此昆曲蓝夹缬,在工艺上,能代表本工艺在某一阶段的最高水平。

说图部分的另一内容,是同题戏文的历代传世图像。这种传世图像分古本线刻插图和民间工艺形像,选择标准是前者求精,主要来源为元、明、清三代古本;后者求真,必须具备典型道具或场景,即能确认为本戏,主要来源为各类民间工艺作品,如泥塑、纸扎、刺绣等,除极个别作品外,时间下限基本为1949年。此部分图片,如选自他人作品,均一一注明出处,倘有遗漏,尚请读者诸君多多赐教。

说戏部分主要为戏曲解说和评论。

在教育机会相对缺乏的小农社会里,戏曲是底层社会接受、传承文化的重要方式。能够在某一阶段广为流传的戏曲,除艺术方面的成功外,在伦理上必是符合当时社会的普遍审美和道德标准。当此普遍情感随时代而逝后,新一阶段的人们,在欣赏前人的作品时,往往增删或修改某些情节,以突出本时代的情感诉求。这种留传和变迁,是戏曲在欣赏价值之外,留给今人的社会研究价值。

鉴于此认识,本书在解说戏曲时,必罗列此戏的历代文本演变,并做简略比较。然后选择流传最广的文本来介绍戏文情节,介绍文字不枝不蔓,力求保持原来面目。其后缀一“蓝评”,就此戏所反映的某种社会现像或心态,做一独立评判。此“蓝”,系本书书名之首字。

说工艺,是鉴于广大读者对蓝夹缬的相对陌生,故于“前言”部分,对此工艺的历史、工艺、民俗等背景做一系统介绍,并在每章的结尾处,围绕工艺、民俗等做一链接,尽量为读者多提供信息。在“结语”处,则针对蓝夹缬的保护现状,略谈几点看法。

本书在成书过程中,四易其稿,宋兆麟先生多次提出中肯意见,对本书帮助很大。又承蒙刘锡诚先生、华觉明先生于百忙之中,为本书执笔作序。友人吴琪捷先生、刘涟女士、刘继蕊女士等,为本书的文献资料及插图提供了很多方便。在此一并表示深深感谢!

三年旅京,幸有师友们的多方关照及激励,使我敝帚自珍,不敢妄自菲薄。千言万语,万语千言,惟心永铭。                                                      

                                                        

                                                                                                                                           

                                                                                                                                          2008-3-11

 

 

 

① 蓝夹缬是专业术语,浙南民间对这种传统工艺品有很多通俗的叫法,如:双纱被、单纱被、夹被、方夹被、八仙被、状元被、百子被、敲花被、大花被、粗花被、平阳布、宜山改、和合被、夹板花被、隔橱门被等,其中夹被的叫法最普遍。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