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琴的博客

http://lanjiaxie.blog.163.com

 
 
 

日志

 
 

《蓝花布上的昆曲》之结语:对蓝夹缬“申遗”的几点看法  

2009-10-06 11:28: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结语    对蓝夹缬“申遗”的几点看法  

蓝夹缬是唐代复色夹缬技艺的遗存,是我国古老的雕版印染活化石。蓝夹缬的戏曲纹样,是我国传统染织品中以戏曲人物为主要纹样的唯一孤例,在品种和数量上也极大地丰富了我国民间戏曲图像的传世存量。在流传地,蓝夹缬在人生礼俗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是研究当地民间文化圈的理想标志物。

在工艺流程上,蓝夹缬技艺由雕版、制靛及印染三环节组成,温州地区尚完整保存,但已处于濒危状态。如雕版技艺,历来由瑞安市(县级市)的两大花版家族制做供给,此两家族现仅余一名艺师真正具备操作能力;制靛技艺,原来的种靛区有乐清市(县级市)中雁山麓、文成县玉壶山区、平阳县腾蛟片区等,目前只有乐清中雁山麓的十多位老靛农还在种靛、打靛;印染技艺,历史上的蓝夹缬染坊遍布温州城区、乡镇,不下二百家,于上世纪70年代后基本歇业。现有的两家染坊,一家在苍南县,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蓝夹缬染坊经历,于1988年新设,初期得到日本商人的资助;一家在乐清市,是四代家传的老作坊,停业已逾二十年,赶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好时光,于2007年在当地管理部门的帮助下重开。

上述价值及濒危现状,表明蓝夹缬具备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条件。浙江省有关部门已把蓝夹缬公示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并申报国家级名录。这原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在申报过程中,出现了激烈争议,直至发生多起进京告状事件。综观这些争议的焦点,集中于两部分

第一,对项目名称的争议,是夹缬还是蓝夹缬?

    历史上的夹缬技艺是复色的,在流传的过程中,复色制作法已失传,温州及周边地区保存下来的,是单色(蓝色)技艺——蓝夹缬。除工艺特征不变外,蓝夹缬的外观、纹样及使用功能等,都已和历史上的复色夹缬有了很大的区别,已别有天地。从这点来说,项目名称以蓝夹缬比夹缬确切,也更有利于流传地区特有文化内涵的挖掘。当然,这并不排斥有关单位或个人对复色夹缬的研究恢复,但那属于另一范畴,和“申遗”无关。申遗,申报的是现尚存的活态遗产,而不是早已消逝、将来有可能研究恢复的固态遗产,这是常识。

第二,对申报单位的争议,是苍南县还是包含苍南县在内的单位?

浙江省公示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里,蓝夹缬的申报单位是苍南县。浙江省推荐蓝夹缬项目申报国家级名录的,申报单位也是苍南县。

这里牵出一个关键问题,即:做为本项目的申报单位,苍南县是否具备典型性、代表性?

如前所述,蓝夹缬制作流程的刻版、制靛及印染三道工序,苍南县仅有一道印染。此仅有的一道工序,还是1988年由外商资助新设。并且乐清市也有。而乐清市除印染外,还保留有制靛技艺。至于蓝夹缬项目最重要的刻版技艺,在有据可查的150多年历史里,仅存传于瑞安市,根本和苍南县不沾边!

至于某些人所称苍南县“完整保存着”蓝夹缬技艺,并且为了使这个“完整”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将温州市的县级市瑞安市,也“造成”了温州市苍南县的“瑞安乡”,就更是违背起码的真实了。(图结语-01,“苍南夹缬”之“瑞安乡”图例)

当起码的真实也被违背时,上级管理部门的把关和引导就显得尤其重要了。

《蓝花布上的昆曲》之结语:对蓝夹缬“申遗”的几点看法 - 蓝夹缬 -     染织文化工作室《蓝花布上的昆曲》之结语:对蓝夹缬“申遗”的几点看法 - 蓝夹缬 -     染织文化工作室

 

最后说几句题外话。

“申遗”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对基层管理部门来说,要达到更好保护的目的,全面了解自己区域的文化遗产资源,并且正确了解这些文化遗产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价值地位,是十分必要的。只有通盘掌握情况,才能申报一个项目、带动一片地区,变被动保护为主动保护,从而取得良性效应。

以蓝夹缬为例。在相关技艺尚存传的几个市县,如瑞安市。该市的蓝夹缬花版雕刻是国内一绝,而更绝的是,蓝夹缬花版家族的聚居地,紧邻该市的另一项重要文化遗产片区——木活字印刷村落。世代传承木活字印刷技艺的是王氏家族。这个王氏家族,和花版家族施氏,自唐朝以来,一路结伴迁移,自河南光州,至福建泉州,至浙江平阳,最后在瑞安高楼毗邻落户,一家独掌蓝夹缬花版雕刻,一家专事木活字雕版印刷。一千多年的迁移路线,典籍、文献历历可查。相关部门如能通盘统筹,制订整体规划,在传承技艺的前提下,开辟主题博物馆、文化旅游保护区等,那么,保护的成果应该相当可观。

又如乐清市。该市的靛青村和印染作坊均分布在中雁荡山麓,风景如画,存在整片保护的前提。此外,蓝夹缬分布线横穿乐清境内(参见图前-05,蓝夹缬流传地域示意图)形成南部流传蓝夹缬、北部流传蓝印花布。靛青、蓝夹缬、蓝印花布,三种资源加在一起,使乐清市具备了做成中国3000多年蓝染文化研究基地的先天条件。现在三种技艺的传人、工具均尚在,相关部门在“申遗”的同时,如能挖掘、整合这些资源,前景值得期待。

对文化遗产的传人来说,在这场举国参与的文化遗产保护中,他们是主角,是被保护的对像。但保护终究是有限度的。在中国这样一个文化遗产泱泱大国,国家不可能把所有的文化遗产都供养起来,这不是国力所能达到的。文化遗产要得到真正的传承,归根结底还是要培育自身的造血功能,在现代生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衷心希望蓝夹缬的艺师们,及早抓住政策给与的好时机,摆脱“坐靠等”的幻想,以自己的辛勤才智,使美丽的蓝夹缬青春再发,回到生活中和我们亲切相依。(《蓝花布上的昆曲》P217-221)

《蓝花布上的昆曲》之结语:对蓝夹缬“申遗”的几点看法 - 蓝夹缬 -     染织文化工作室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