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琴的博客

http://lanjiaxie.blog.163.com

 
 
 

日志

 
 

媒评媒议10-12 / 中华读书报、无锡日报、新京报:《蓝花布上的昆曲》  

2008-10-11 21:2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  2008-10-8   中华读书报     历史与足迹 

  深秋十月,朋友见面问最多的就是,“你去哪儿玩啦?”这是最美好的旅行季,每到这时,我都会和众多热爱旅行的人一样,按捺不住想飞的心,为自己设计完美的行脚计划。但是,多年来不变的“驴劲”这一次却中断了,无奈地遥想朋友们在远方留下他们深浅的足迹,而我则只能在家对着电脑整理自己的旅行清单。走更多的地方,去更远的远方是我不变的计划,然而,我们的足迹总要被束缚在某些区域或国度。全球范围内撒了欢地走,目前于我是不太现实。走来走去,总归还是在国内打转。

       我开始嫉妒美国自由旅行家帕翠西娅·舒茨。她用7年时间,走过七大洲、四大洋1000个地方,这样非凡的旅行在我梦里都不曾出现。她做到了,所以,我嫉妒她。翻看她的《一生不可错过的1000个地方》(史洁蕾等译,新华出版社2008年8月第一版,46.00元),简直是对自己的一种折磨,但还是无法停止对这些地方的好奇和想像。虽然帕翠西娅·舒茨仅仅是用最简单的方式讲述这些地方,这本800多页的书也没能具备旅行书必备的一些功能,但看这样一张职业旅行家的清单,显然是对自我的一种暗示。在这个旅行季,读一本这样的书对滞留在家的我而言,是一种无奈的安慰。

  牢骚发完,进入读书时间。

  由于对旅行的热爱,进而对那些通过田野调查而成的书籍颇多好感。我的阅读清单中,田野调查类书籍占一定比重。我始终觉得,追寻历史,除了资料占有,历史现场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田野调查,能最大限度地还原历史真相。张琴的《蓝花布上的昆曲》(三联书店2008年9月第一版,59.00元)和张祖道的《1956潘光旦调查行脚》是我近期读到最值得推荐的两本田野调查书。

  之前读过张琴的《中国蓝夹缬》,因为书中谈及的蓝夹缬仅在我的家乡温州留存,故印象深刻,并在回乡之时专门去制作蓝夹缬的作坊观摩过。儿时起,我就对这种蓝夹缬不陌生,看过甚至用过,但仅仅当做生活所需品之一。看了张琴的书才恍然,这种民间工艺居然蕴含着如此久远的历史和艺术成就。

  随着社会化进程,这种原始的工艺在渐渐消失。温州人家庭里越来越少的人会采用这种看上去很土的蓝布做被面或其他用途了,记得我家以前就有这样的被面,现在肯定是找不着了。

  蓝夹缬是唐代彩色夹缬的存传。元明后,夹缬仅以单色蓝夹缬传世,目前,这一工艺仅在温州地区保存下来。张琴是温州人,她在前一本书后,历时五年田野调查完成这本《蓝花布上的昆曲》,收集数千件老蓝夹缬并访问众多印染艺师,掌握大量一手材料,将蓝夹缬上昆曲图案的来龙去脉说清道明。两种艺术,在一张看似普通的蓝布上呈现,真可谓妙趣同工。

  张祖道先生是位老摄影家,他曾先后数十次陪同潘光旦、费孝通等社会学家做田野调查,他的纪实摄影作品为每次的调查提供了很好的参照,是中国纪实摄影里程碑式的人物。这本《1956潘光旦调查行脚》记述了1956年12月到1957年1月间,他随同潘光旦赴川东南、鄂西南土家做田野调查时的情形。

  对于土家这样一个少数民族,我们的了解实在很有限。他们的生活习俗,他们的历史文化,他们的民族特色等等,我们知之甚少。潘光旦先生对土家族的研究可以说居功至伟,他的调查结果直接促成了将土家认定为单一民族。

  我的旅行足迹曾涉及过土家族地区,也见识过他们的民族歌舞和风俗头饰等,但在我印象中,很多少数民族之间很难区分。其实,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民族文化和气质,但因为我们对之了解太浅,当然是无法分辨。看这本书中的照片,的确勾起我很多旅行的回忆,有些场景我似乎也曾拍摄过,那些表情和生活场景都很生动、真实也很自然。书中的文字和影像为我们了解土家文化和几十年前的土家族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绿茶)

11.  2008-10-9   无锡日报     蓝花布上的昆曲

  此书将为中国民间戏曲的传世图像增加一个新的门类――戏文蓝夹缬。作者是蓝夹缬工艺的命名者,五年的独立田野调查,使她拥有大量的一手资料。本书展示的五部昆曲蓝夹缬图像,遴选自一万多件老蓝花布被面,首次完整面世。(胡惠榕)

12.  2008-10-11  新京报     蓝夹缬上的昆曲记忆

  1988年,年近半百的温州农民薛勋郎,通过朋友的介绍,来到上海见日本的久葆玛萨女士。久葆玛萨深爱中国蓝印花布,当时正在筹建“中国蓝印花布馆”。而薛勋郎欲从中寻觅商机,所以带去了一堆土布。久葆玛萨翻了翻这堆土布,忽然眼睛一亮。她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其中一块就是传说中的蓝夹缬?薛勋郎告诉她,这在温州一带相当普遍,几乎每户人家都有,停产不过十多年,如想恢复,应该不难。久葆玛萨当即给了薛勋郎5000元作为启动资金。

  这是大家公认的蓝夹缬重新被“发现”的故事。从此,蓝夹缬逐步走向政府、学界等多种力量推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复兴的前台。

  中国传统印染技艺有“四缬”,即夹缬、蜡缬、绞缬、灰缬,用今天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夹染、蜡染、扎染、蓝印花布。夹缬始自秦汉,唐宋曾经风骚一时,但明清以后,随着棉织业、印染业的进一步发展,蓝印花布由于生产成本低、制作工艺简便而风行天下。夹缬被渐渐淡忘,甚至被认为工艺失传,化为了一种传说。

  事实上,蓝夹缬在温州一带一直存在。直到上世纪70年代初期,仍被广大群众当做婚嫁必备之品,俗称“夹被”。当地有《夹被歌》流传甚广:“四角四耳朵,四四十六堂,堂堂放八仙,嘴嘴放横脂。”生动概括了蓝夹缬的形状特征及其图案特色等。这种夹缬之所以加前缀“蓝”,意为区别于复色夹缬,是复色夹缬的一种演变和遗存,据目前考证来看,只流传于温州及其附近地区。

  提起温州,人们自然会想到温州人会做生意,连头发都是空的。但商品经济极度发达的另一面,却是一个很古老、很传统的形象。比如,至今仍有人用木活字刻印宗谱、用东汉蔡伦的技艺造纸;再比如,温州是南戏故里。作为中国最早的成熟戏曲之一,兴起于12世纪的南戏为以后昆曲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而从南戏嬗变发展而来的永嘉昆剧至今绕梁有音。

  不可思议的是,蓝夹缬纹样中占大多数的是戏文题材,其中又以昆曲剧目居多。

  一个是我国古老的雕版印染活化石,一个是中国戏曲的活化石。这两者的碰撞,似乎难以完全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意义来涵盖、来剖析。而三联书店最近出版的《蓝花布上的昆曲》一书,正是捕捉到这两者碰撞的精彩之处。此书不仅让人充分领略了蓝夹缬和昆曲这两大古老文化形式融合的风采,而且深度解读了这两大活化石遗留背后的民间意识。

  《蓝花布上的昆曲》收录了《白兔记》、《杀狗记》、《蜃中楼》、《西厢记》、《义侠记》等五部昆曲老戏纹样,从“说图”、“说戏”、“说工艺”三方面阐述蓝夹缬的文化传承,为中国民间戏曲的传世图像的新门类———戏文蓝夹缬提供了厚实的注脚。

  这里面有独特的蓝夹缬戏文图像,有同题戏文的历代传世图像的对比,还有“‘空脸’图案的形成”、“对称花版的异化”等蓝夹缬纹样中罕见工艺的说明,更有戏曲解说和评论,当中不乏作者独到的对传统戏曲的反思。

  正如学者刘锡诚先生在此书序言中谈到的那样:“蓝夹缬图像研究,给工艺和戏曲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的领域,提供了一个新的方法。”

  《蓝花布上的昆曲》作者张琴,曾撰写20多个田野调查报告,并从中发掘了蓝夹缬这一主题。近五六年来,她对蓝夹缬流布区域、制作工艺作了系统的调查研究,出版有《中国蓝夹缬》一书。而《蓝花布上的昆曲》一书正是《中国蓝夹缬》的细化,是她对蓝夹缬制作工艺记录分析的提升,丰富了蓝夹缬工艺的文化内涵。

  张琴曾从戏文纹样入手,以型版艺人的活动为依据,分析整理纹样题材的演变,划分了150年来蓝夹缬的七个发展时期,即“萌芽”、“形成”、“发展”、“高潮”、“转型”、“突围”、“衰落”,分别以“打八仙”、“拜团圆”、“尊像会”、“叙世施”、“亮苏相”、“工农兵”、“染坊秀”为特征。

  自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温州的染坊虽然有了各方的支持和推动,获得了所谓的新生,重现了美丽的蓝夹缬,但终究难抵工业文明的力量。染坊尚存,实是秀场。

  这正是衰落期的一场独舞。

  蓝夹缬上的昆曲固然是美丽的,但毕竟已成记忆。(方韶毅)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