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琴的博客

http://lanjiaxie.blog.163.com

 
 
 

日志

 
 

媒评媒议19-21/ 澳门日报、东方早报、东方网:《蓝花布上的昆曲》  

2008-12-04 20:1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  2008-11-9    澳门日报     戏文蓝夹缬 

       我喜歡傳統印花衣物,有種天然古樸的韻味。家中收了好些,從單衫、旗袍、檯布,乃至數呎長的布料,從來都是見了覺漂亮便買,也沒仔細查究,又把手上所有的印花布都當作蠟染,直至在北京三聯書店看見這書:《藍花布上的昆曲》,才曉得蠟染是印花的其中一種,還有絞纈、夾纈。

      纈,指在織品上染製出圖案花樣,也指染製了圖案花樣的織品,即現代人說的染。三大傳統印花技藝,查實應叫夾纈、蠟纈、絞纈。

     《藍花布上的昆曲》,主角是藍夾纈,古老的民間技藝,而藍夾纈上的圖案,不獨是中國民間木版畫的見證,也是源自昆曲的悠久歷史文化傳承軌跡。

      所謂夾纈,指鏤空型版雙面防染印花技術。將曾帛夾持於兩塊鏤空版之間加以緊固,不使織物移動,於鏤空處塗刷或注入色漿,解開型版花紋即現:如塗刷防白漿,則經乾燥染色後,搓去白漿就能製得色底白花織物。

      作者“花費了五年時間,奔走在浙江南部溫州市、台州市及麗水市的農村和山區,對可能找到的製作過藍夾纈的刻版、種植過藍靛染料、操作過印染工序的老人,一個一個走訪,作口述記錄。”(見序二)

       這是一本以田野調查為基礎的藍夾纈硏究專著,作者執着地追蹤古老的藍夾纈技藝,以文字搶救和保護這種重要的傳統印染技藝。

       看《藍花布上的昆曲》,樂趣不獨來自作者細細追查的每一幅藍花布所傳承的昆曲故事,還有書前那三章還原古老技藝的流程圖:“花版雕刻流程圖”、“靛靑打製流程圖”、“藍夾纈印染流程圖”。由藝師把工藝一道接一道地細細演習,如染料靛靑,先是收割藍草枝葉,浸泡、攪拌、加灰、打花、沉澱,共歷十三道工程,才得到一大靑缸的靛靑。藍夾纈印染則有四十道工序,一幅藍花布,背後是快將消失的民間藝術,再不加以保護,它便永遠消逝。( 說書人)

20.  2008-10-26    东方早报     蓝花布上的昆曲

       看到《白兔记》、《杀狗记》、《柳毅传书》、《西厢记》、《金瓶梅》等耳熟能详的戏曲故事,被民间织女编织成一片片艳情而又凶险的图案,最为原始也最为生动地呈现在乡间新嫁娘的双纱蓝花靛青被面上,那种吃惊和发现,如作者所说,民间的达观和偶尔的不禁忌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附:独立阅读--2008-10】

独立阅读(Shanghai Review of Books) 2008 10 2卷第10 

WRITING 写作 观察员 罗四鸰 (上海,luosiling_china@163.com

 

“让水从一个鼻孔灌入,再从另一个鼻孔流出”,这是日本瑜伽天后千丽叶子三次西去到瑜伽圣地瑞诗凯诗(Rishkesh)学到的正宗的瑜伽技法之一。对于瑜伽,我没有太多的热情,她的《优雅瑜伽》(丁莉译,当代世界出版社,2008年)吸引我的地方也不是她学到的正宗瑜伽技法,而是她的瑜伽故事和瑜伽生活,以及她的一句话:“即便很软弱也没关系,要用自己的方式去生活”。

而生于1980年的台湾青年谢旺霖,却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寻找自己的生活:从云南丽江出发,骑单车翻越滇藏边界,抵达拉萨。在这段独自漂泊的日子中,谢旺霖不停与自己对话,流浪,对他来说,只是为了坚持用自己希望的方式生活。若是从前,哪怕是一年前,看到谢旺霖的《转山:边境流浪者》(远流出版社,20081月),我肯定会血脉贲张、气吞如虎,痛饮狂歌之后背上行囊,在未老之前远行,在高原雪山之中享受孤独的盛宴,在爬山涉水中感受漂泊的极致,或如马骅一样在梅里雪山下做一名偷睡的汉子……或许是老了,如今的我再也不想像曾经那样,独自坐上一天一夜的火车,再登上满是异乡人的大巴,在暴风雪中翻过海拔4200多米的折多山,两天两夜昏睡在一个冰凉的硬板床不停地呕吐,在最终如偿所愿看到最后一抹彩霞下的贡嘎群峰、阳光下盛开的格桑花、寂静深夜中随风摇动的佛铃以及生死轮回中的虔诚与善良后,却依然不知所措…… 不过,我仍愿意推荐《转山:边境流浪者》(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10月),因为除了能间接体验到这个年代的流浪与漂泊的滋味外,还能在作者第二人称的叙述中,与思考的他一起与流浪的他对话,一起感悟,这对于有些麻木纷乱迷茫的人来说,不啻于是一剂清醒剂,而书中“那未能写出的、道出的,永远都比写出道出的多更多。”

像谢旺霖那样出去看看世界,或许只是极少数人可以承担的奢侈,对大多数人来说,只能“徒有羡鱼情”。不过,正如马拉美所说,世界的存在是为了成就一部书,因而,对于喜欢阅读的人来说,走进一个夜晚的书斋,漫步在故纸新书中,心骛八极,神游万仞,不失为一个更好的看世界的选择。在混沌的欢乐的夜晚,捧着阿尔贝托?曼古埃尔的《夜晚的书斋》(杨传纬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7月),看着这位骨灰级书虫坐在他精心修建在法国乡村的书斋中,不厌其烦地得意地历数自己的藏书,从古埃及、希腊、罗马到阿拉伯世界、中国再到国际互联网的“全套”图书,从已消失的亚历山大图书馆、诗人兼建筑家米开朗基罗的纪念碑式的图书馆到慈善家卡内基建立的图书馆、监狱里囚犯的口头“回忆图书馆”再到狄更斯、博尔赫斯等文学家的书斋,古今中外、纵横捭阖之风犹追其那本“永远没有终结”的《阅读史》([加拿大]阿尔维托?曼古埃尔著,吴昌杰译,商务印书馆20025月),既享读书之乐,又得藏书之趣,让书虫们生发出的艳羡之情恐怕远胜于对谢旺霖边境流浪的向往。而其中,让书虫们时不时为之会心莞尔的是这位嗜书瘾君子的种种痴状:“我想象中的书架,矮的一格从我的腰部开始,逐渐升高到我伸出手臂用手指够得上为止。根据我的经验,书籍如果高到需要用梯子的程度或者低到强迫读者趴在地板上才看得清楚,那就无法取得人们的注意了”。而为了让书架上的书整齐好看,曼古埃尔还给个子矮的书一一装上“高跟”,还总抱怨永远狭小的书架空间……这让人不由得根据汤姆?拉伯在那本妙趣横生的《嗜书瘾君子》(陈建铭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1月)中描述的种种瘾君子的症状和类型,对曼古埃尔这位无药可救的瘾君子进行诊断。

在《阅读史》中,曼古埃尔描述了圣奥古斯丁默读的形象来叙述以朗诵为主要阅读形式的时期,其实,诵读这种阅读形式更容易让人联想起为晚年失明的博尔赫斯诵读的少年曼古埃尔。1965年,在一家书店打工的18岁的曼古埃尔遇到一位奇怪的顾客:失明的博尔赫斯在母亲的陪伴下走进书店,“把书拿起来碰着自己的脸仿佛鼻子能吸入再也看不见的文字”。而后的许多个夜晚,这位少年为这位失明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国家图书馆馆长读了斯蒂文森、吉卜林、但丁的各种注释版本等等。自此,曼古埃尔的生命中就有了博尔赫斯的影子:无论是读书藏书,还是写作翻译,都可以发现博尔赫斯的影子,他所写的有关博尔赫斯的文字似乎也更具权威性。不过,千万别上当,他的《恋爱中的博尔赫斯》(王海萌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4月)中的这个博尔赫斯,更像一个幌子,书的主角不是博尔赫斯,而是作为小说家、评论家的曼古埃尔,只不过是换了一种身份来与读者分享其在自己书斋中的私人阅读。 10月若没有肾结石的苦恼,不妨学曼古埃尔那样顿悟下,“不再需要去住在我不愿意住的地方,不再需要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不再需要去扮演我不愿意扮演的角色了,巨大、无穷而浮华的场面已经彻底将我摒除在外了。”然后走进自己的书斋开始阅读,当然不一定非要是晚上,毕竟熬夜对身体不好。

2006年,陈丹青和朱伟的争论让远居美国的木心越发显得神秘,他的文学成就超过了周氏兄弟,或只是一个过时的文化老人?似乎单凭一本《哥伦比亚的倒影》(木心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1月)很难对其做出评价。然而最为尴尬的是,木心所受到的关注似乎只局限在陈朱之争的对象,而没有延及到其作品,其随后出版的《琼美卡随想录》(广西师大出版社,20066月)、《温莎墓园日记》(广西师大出版社,20066月)、《即兴判断》(广西师大出版社,20069月)、《西班牙三棵树》(广西师大出版社,20069月)、《我纷纷的情欲》(广西师大出版社20071月)、《鱼丽之宴》(广西师大出版社20071月)、《素履之往》(广西师大出版社,20071月)等诗文集,与硝烟未散的轰轰烈烈的陈朱之争相比,可以说是悄无声息。因此,在书店看到其新推出的诗集《伪所罗门书》和《巴珑》(广西师大出版社,20089月)门可罗雀的情形时,不禁有几分尴尬和好奇。记得曾在一篇报道中看到,诗集《伪所罗马书》一直被木心视为至宝,在从美国回到阔别60年的中国的飞机上,老先生一直紧紧地将诗集搂在怀里,一直等下了飞机才长舒一口气说:“终于安全了。”诗集的副标题是“不期然而然的个人成长史”,惭愧的是,我对现代白话诗一窍不通,当然不能期待在其中找到不期然而然的发现。只记得在备受作家陈村推崇的长文《上海赋》中,木心在写上海的亭子间时说:“也许住过亭子间,才不愧是科班出身的上海人,而一辈子脱不出亭子间,也就枉为上海人。”因而,我对木心的印象也就只停留在此:比科班出身的上海人还要上海人的上海人,虽然他乌镇的故居与茅盾故居在同一条街上。

不过,我却在两个非科班的年轻女学者的书中有着不期然而然的发现。

夹缬和永昆是温州的两大文化遗产。前者是中国古老的服装印染技艺,唐代的夹缬曾经是皇室赠送外宾的国礼,元明后,夹缬仅以单色——蓝夹缬传世,且仅在温州地区保存下来,最好的染料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板蓝根。后者永昆则是昆曲的唱腔来源之一。两者的结合会产生什么样的奇妙感觉呢?张琴在放弃记者工作后,用了5年时间对民间蓝花布工艺进行收集和研究,再现了这种奇妙的结合。打开《蓝花布上的昆曲》(张琴著,三联出版社,20089月),看到《白兔记》、《杀狗记》、《柳毅传书》、《西厢记》、《金瓶梅》等耳熟能详的戏曲故事,被民间织女编织成一片片艳情而又凶险的图案,最为原始也最为生动地呈现在乡间新嫁娘的双纱蓝花靛青被面上,那种吃惊和发现,如作者所说,民间的达观和偶尔的不禁忌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我想,甚至蓝花布上的昆曲图案也只是民间生活的一个存照,真正的民间生活或许更加生龙活虎,百无禁忌,远远超出新嫁娘的蓝花布所能传达的。

    与来自乡土民间濒临灭绝的蓝花布相反,另一个不期然的发现却来自于网络民间最新出现的同人世界。第一眼看到王铮的《同人的世界——对一种网络小众文化的研究》(新华出版社,20088月),玫瑰色的封面和陌生的名词让我犯嘀咕,仔细看后才明白,这也是一本有趣的学术书。所谓“同人”,是一些爱好者基于原作和原型所进行的一种再创作活动。书中介绍,虽然与数以亿计的网民相比,“同人”是一种小众文化现象,但实际上,如今大陆地区有数以千计的同人站点,有上百万的同人参与者,创作出了几十万项各种同人作品,每年在全国各大城市定期举行“同人祭(聚会)”,交流销售以书籍为主的各种同人产品。而这本书,就是研究中国大陆“同人”现象的专著,作者本人17岁起就参与同人活动,创作过大量同人作品,出版过同人志,而其真正的专业却是化学。这让连“同人”名字都没听说过的我,不由得爆汗,猛翻书狠补课,一边看着作者认真地分析“同人”们“爱”与“萌”的心理,严肃地阐释“同人圈”的活动规则和模式以及各种潜规则,一边不断地期望在认识的朋友中找到一个同人,虽然最后仍有些疑心作者是否小题大做,但不得不信服,确实有一个隐蔽的同人世界在网络上活跃,有更多的不为所知的人在用自己独特方式隐蔽地生活。

 

21.  2009-2-2    东方网--东方评论     蓝花布上的文化潜质

       在浙东的乡村,女儿出嫁必有一副花夹被。花夹被又名双纱被。双纱被用靛蓝染色。这种染色是用一种特殊的制作方法。人称为,蓝夹缬。小时候,我看着花夹被上的印花图案。祖母会给我讲起蓝花布上状元赶考的图案里的故事。并说,小孩子家,长大后要好好读书,考上状元。听着祖母的故事,我每天睡觉起床,都会留意看着花夹被上的状元赶考形象,想着自己一定要好好读书,对得起祖母的期望。一条花夹被的图案,也就深深地印入了我童年的脑海里,成为永恒的文化记忆。

  一

  最近读到张琴女士的《蓝花布上的昆曲》一书,使我又回到了童年的花夹被的情感之中。作者坚持五年的艰难岁月,走访浙江深山老林,偏僻的乡村,真正做到了“礼失求诸于野”的学者精神,解构花夹被的丰富文化内涵,令人实在感动。更为令人启迪的是,从一条区区的蓝花夹被上,发现了许多人文潜流的内涵。使我从中感发出许多文化的美学蕴意。

  读着《蓝花布上的昆曲》一书,使我从中感知到:作者以多维视野,审视印花布上的戏剧图案以及纹样造型,分别从古温州的永嘉等地昆剧的《白兔记》、《杀狗记》、《蜃中楼》、《西厢记》、《义侠记》中,发掘戏剧文化内涵与印花布之间的内在联系,大大地丰富与拓展了印花布的研究范围,以及文化内涵。为跨学科研究与多维视野中,认识民间工艺文化意味,提供了大量潜在的文化信息。难得可贵的是,从中发现与提示中国南戏与昆剧的历史走向的内在联系性,并给人以启发“非遗”的文化美育功能与意义。从中至少有以下几方面的感受:

  (一)、区区的一条蓝花布,它不仅仅是具有实用与审美价值,还可以从中发现中国古代《诗经》描述的服饰审美所蕴含的审美意味,一直流行到上世纪后期中,逐渐消失的文化意味的流程。从这一流程中,我们也可以发现了中国乡间传统工艺与原始上古审美人文精神的流程。

  (二)、区区的一条蓝花布,里面靛蓝的染色,制作的纹样,所表现中国昆剧的文化故事,以及丰富的花鸟走兽的纹样,每一格图案与色彩纹样,文化涵意,都是蕴意着一定的文化内涵的意味,从中表现了中国人的实用工艺品,是十分讲究综合的美。

  (三)、区区的一条蓝花布,蕴意着的丰富文化内涵,分别以昆剧内容为粉本,以单元为图案,展示戏剧内容。图案简朴精美,人物造型神态自若,线条刚健有力,将戏剧内涵与工艺流程,相结合深入仔细分析,道出其中文化精神与工艺特色的奥妙。这是民间艺术精神的寄托,从中发现人文精神的印记,也可以看到地域人文精神流程的轨迹。这是一种综合人文精神的体现,草根文化精神的经典。

  (四)、区区的一条蓝花布,如果从温州地区的民俗文化与认识,里面也是蕴意着十分丰富的文化涵蕴。温州隶属瓯越文化区域,历史悠久,民间文化丰富。比如,从瓯越民俗来理解温州是一个具有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的地区。汉代时,温州建立“东瓯王国”。当时,“东瓯王敬鬼,俗化焉”,民间“尚巫渎祀”之风甚盛,并有“端午竞渡,用以祈赛”之俗。隋唐时,温州一带“尚歌舞”(《隋志》,并以歌舞娱神。唐顾况诗:“东瓯传旧俗,风日无边好,何处乐神声,夷歌出烟岛。”宋代,俗信巫祝禁忌,好佞佛,并信仰海龙神,“奔走拜伏,咒诵呶杂”(宋叶适《水心集》)。至明代,灯彩民俗进一步发展,有首饰龙灯、走马灯、珠囤以及竹丝、料丝、麦管诸灯(姜准《歧海琐谈》)。这些内容虽然与印花布,没有一定的联系,但是从发散思维去解构,温州的印花布里面,还有待研究挖掘的民俗内涵,还是十分丰富的。

  二

  从张琴同志的《蓝花布上的昆曲》来认识,以据证求实,多维视野的思维去研究印花布的丰富文化内涵。印花布的色彩清淡高雅,与农耕的宁静、淡泊有着一致性。农耕社会的生产与生活的土壤消失了,文化的基因也就随着变异了。花夹被能否重新走向社会,走向生活,走向世界的意义呢?我个人认为,作为具有生态与美学意义上的印花布,通过一系列的开发,还是有着潜在的生命力。

  如果我们将印花布的花夹被,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载体,深入理解与挖掘其文化价值,我个人认为,具有以下几方面的重要的意义:

  (一)、由于全球化的经济与文化的冲突与交融中,世界各民族的轴心文明,都发生了重要的变革,导致了大量具有各自文明特色的民族文化,快速的消失。所以联合国非常重视对非物质文化保护的工作。人谓当前新经济挑战着中国,有着以网络为基础,以科技为动力,以创新为灵魂,以全球化为背景等诸方面的特征。在此全球化的文化冲突背景中,如何保护与弘扬中华民族本土文化,显得十分重要。特别是当前所面临的中西文化冲突中,让更多的人理解与理悟中国传统优质文化的内涵蕴意,也是当前作好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任务。

  (二)、中国地大物博,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丰富,各民族各地方都有着自己的本土地域文化特色,作好宣传与弘扬中国丰富多彩的本土人文精神,是有着的重要意义。面对着大量的非物质文化的流失,大家形成了共识,作好这方面的工作,显得有一种刻不容缓的境地了。中国的优质民间文化,也是人类共有共享的文化。保护中国传统民间文化与非物质文化,从某种意义上理解,也是共同保护人类的文化。随着人类社会的进一步向着全球化发展,世界各地的文化,也会成为全球共享的文化。

  (三)、非物质文化,别看是一条区区的印花布,但它对人的潜在性伦理与审美的教育与影响,不亚于学校的教育。非物质文化对人的潜移默化的审美功能和社会和谐作用,现在正逐渐步为全社会所认识。印花布的图案,美在均衡精致,对称协调,与中国传统书法的篆刻玉玺造型一致性。但也表露出一种封闭与刻板的形式。这与中国园林花窗与围墙造型的一致性。以及文化礼教有着内在的联系性。

  (四)、“非遗”民间文化是一个地域历史文化的淀积与精神的活化石,具有强烈的自然形成和地域历史文化的传承力,是人们生活的文化系统中的一个部分,是一种具有人的情感和信仰,心绪的深层次的人文精神意义。对人的生活与文化的熏陶,有着不可代替的功能。“非遗“民间文化,具有强烈的地域文化性,又能感染着人们的审美心灵。从地理与人文的地域文化来认识,比如说,温州历史上是一个地处东海一隅的偏僻地方,保留了大量的原始文化特质,比如语言里,保留了大量有唐诗古韵,与诗韵的平仄的传统语音特色。戏剧文化的教育,是乡间民间文化心理教育的重要途径。中国民间文化对社会的和谐稳定起着重要的潜在效应。

  (五)、在挖掘整理乡村民间艺术、风俗等非物质文化及人文、自然景观等物质文化过程中,尽可能的保留地方特色文化元素,保护体现人与自然和谐、人与人和谐的恬静优美、悠然自得的田园风貌。人的文化需求是一个多功能的社会综合整体,作为构成社会秩序的民间传统文化,是经过历史文化经验建立的一个深度理性化过程,是整合人的生活和精神的空间。富有意味的是,现代的植物学家为研究被危害植物的遗传基因,必须探寻它的基因故乡。现在人们像当初没有意识到对自然环境的保护重要性那样,还没有意识到民间文化群落的消失,文化生态破坏和文化资源减少的严峻性。随着现代化和城市化的建设不断地深入,人们已经越来越关注自然生态资源的保护和建设,但是还没有重视另一种精神生态资源的流失。其实作为人文精神的民间文化资源,对于优化一个地域的文化素养是极为重要。在当前新经济挑战着每一种文化的激烈竞争的情况下,保持、挖掘与弘扬一个地域的民间特色文化,使其成为一个地域人文精神之根,这就显得更其它任何东西都不能替代的重要作用。

  党的十七大报告强调要“加强文化建设,明显提高全民族文明素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深入人心,良好思想道德风尚进一步弘扬。覆盖全社会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基本建立,文化产业占国民经济比重明显提高、国际竞争力显著增强,适应人民需要的文化产品更加丰富”。当前,我国正处于国际新经济发展的挑战时期,面对着西方文化的冲击与挑战,落实好这些要求,进一步加强对“非遗”民间文化建设,对于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具有重要意义。十七大报告中又指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使人民基本文化权益得到更好保障,使社会文化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使人民精神风貌更加昂扬向上”,因此,从这一理念出发,文化民生的理念顺势而出,惹人关注。文化是一个地方综合实力的核心,灵魂与精神支柱的重要标志和重要组成部分。文化是人的感情、愿望、理想、价值观的观念形态,蕴藏在每一个人的心灵中,具有重要的潜移默化作用。(章方松)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